评论: 郑博夫

从目前形势来看,毫无疑问,来届大选华裔选票大部份会继续投给希盟。不论给不给力马华及民政,国阵华基成员党都不容易立足。国阵华裔选票的减少,是否让华裔受害?还是国阵自己受害?

华裔选票大量在野10年间,也是马华民政在朝无足够华裔票的结果,阿都拉时代巫统开始严重右倾,纳吉上台后可以说放弃了华裔选票,政治资源都投入到保住巫统基本盘,这选择,让10年在野华裔选票,再次挑战国阵以多民族为基础的执政理念。

事实上,若能在朝,谁那么笨要在野?这点简单易懂,问题是华裔长期在野,难道就是討厌马华民政?难道就是为了惩罚马华民政?还是认为马华民政庸庸碌碌?

过度集权滋养弊病

国阵领导国家60年了,国家应当越来越和气,发展应当越来越昌盛,人民应当越来越富有,但是实际上却恰恰相反。巫统向右倾后,国家资源分配也开始出现问题,发展计划的花费远远比其他国家高,人民备受物价飞涨的困苦,这些都是事实。

华裔选票很敏感,大部分华裔都相当冷静看政局演变,从纳吉任首相以来,开门红就是夺取霹雳州政权。这事件对纳吉的形象打击很大。对纳吉政权的不信任,开始从那时蔓延开来,之后模糊態度的应对囂张的红衣人,纵容企图破会社会稳定的如土权、穆连会(ISMA)等非政府组织,都可看到政府不到位的应对。一马发展公司的丑闻,让首相兼財长,以及身为公司主席的纳吉,形象再度受到打击。

权力让人疯狂,过於集中的权力,可以让弊病滋生。如首相在全国警察总长、总检察长、反贪会首席专员人选上的委任权力,无疑让一般民眾对原本应独立操作的这些执法单位充满质疑。尤其反贪会是由首相署管辖,能不能中立?其实一目瞭然。

制度没改革、执法有偏袒让掌权者变成现实主义者,现实的认为,只要不是选票来源,就不必过於在意。所以巫统会更关注马来选票,包括最新的选区划分,把混合区划成马来区及华裔区,以更有利巫统。

体制內改革无望

然而,华裔要的就是公正点处理事务,失衡的纠正回来而已。別忘了,过去华裔也有支持国阵的时候,大力支持火箭的趋势,是近10年前的事,但是国阵几乎还没理解问题的关键。

马哈迪领导土著团结党,用意是击败巫统,与希盟结合竞选大选,这是聪明之举,因为华裔选票没有真正意义上回流国阵。马华民政以为骂火箭的错,就將自己变成对。而纳吉领导的国阵无法正视华裔选民的要求,就连接纳统考的门槛,也比希盟宣言来得高。马华民政在巫统主导下,无法突出自己的作为,在一些课题上也唯唯诺诺,更加深华裔的不满。

怀念当年蔡细歷不入阁的胆识,倘若廖中莱能听蔡细歷的劝,我想今天的马华不至於那么惨。或许人在体制內,身不由己,连蔡公子也当副部长了。对许多华人而言,在国阵体制下,马华民政如今难有作为,更不敢不服从,这是马华民政的悲哀。

60年了,若能在现有体制內改革,也该改完了吧?若现有体制是马华民政真正面对的问题,就应胆敢站出改革,而非一边享受著体制內利益,却一边委曲求全要选民投你一票。从这点来看,安华的政改(Reformasi),或许才是华裔要求的东西。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