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25日讯)「我想投票,但不能,因为我拿的是红登记」,十八丁过港一名老翁以无奈的语气,道出一甲子的心酸。

广告

第14全国大选举行在即,大街小巷的人中都谈论著大选的课题,大选氛围笼罩四周,但对手持红登记者,大选却与他们无关,即使他们关心国家的命运,想履行「公民」责任,却不得其门而入。

现年66岁,居住在十八丁过港的郑亚义,只是其中一人,並在最近看到亲朋好友在谈论大选课题时,別有一番兹味在心头。

他向探访他的行动党第一花园支部主席何江湖、秘书林庭绰及妇女组秘书沈丽琴反映心声,希望政府听到这个群体的心声。

郑亚义道出,本身在十八丁过港出生,当时国家尚未独立,所以至今和一名弟弟持的都是红登记,3名在独立后出生的妹妹和他本身的孩子则是蓝登记(大马卡)。

他指小时候,父母曾替他申请,屡次申请都石沉大海,成人后经政治人物的协助,依旧换回令人失望的答案。

失去国民福利

广告

討海的他由于持红登记,即时有能力购买渔船,也不能注册在自己的名下,更无法领取政府给予的每月200令吉渔民津贴,失去很多国民享有的福利。

他说,国家原则第二条说要「忠于君国」,如果能获得公民权,则更能让他们名正言顺「忠于君国」。

他说,偶尔在报章看到个別人士获得公民权,但那些都只是个案,盼政府能制度化发予公民权予广大持红登记者,尤其是在我国出生,並持有报生纸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