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提高女性在职场的权益,我国政府在2015年財政预算案中对女性產假及重返职场计划进行多项调整,包括女公务员可享有长达一年,不限于產假后申请的照顾孩子假期、60天有薪產假、90天无薪產假及长达5年的无薪照顾孩子假期。

广告

此外,也通过3大步骤鼓励女性重返职场,即女董事计划、一马支持家庭主妇计划及寻回女性事业计划。在大马劳动力市场中,女性占了46%,种种措施有助于打造一个適合女性工作的氛围,但究竟对姐妹们重返职场及生產力带来多大影响?

马中总商会法律事务委员会主席李素樺说,5年无薪假期照顾孩子,对公务员是一项可行的政策,但私人界未必能行。

她指出,政府具有绝对的人力与財力配合落实这项措施,这些女性在告別职场5年以后重新投入工作岗位,政府可以为该女公务员提供职场再训练。对女公务员而言是一项友善的政策。

她说,对现今的双薪家庭而言,若只依靠丈夫一份薪水难以维持全家的生计,家庭经济问题也成为极大挑战,所以申请无薪假期照顾孩子,会让女性气馁。

世界女性总商会创办总会长拿督洪桂花认同李素樺的看法,认为5年的无薪假不管是对白领女高层或是女员工,并不会起太大的效益。她说,职场女性若在休息5年以后重返职场,毫无疑问工作方面会很生疏,且已与公司脱节。

「特別是高层人员,她们不会选择放弃高薪事业,对于初级女公务员,相信他们也同样不会申请5年无薪假,照顾孩子,因为她们必须支撑部分家庭经济。」

广告

增设父亲陪產假

洪桂花说,我国政府应实行丈夫享有陪產假或让职场女性提前下班一小时回家照顾孩子的制度,至到孩子满5岁为止。

她说,若国家与僱主都有意识孩子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而国家与私人企业也推行爱心行政,例如让职场女性享有弹性工作时间或提供兼顾事业与家庭的教育课程,相信女性的就业率將提高,同时职场女性也將成为2020宏愿的最大贡献者。

李素樺表示,根据僱佣法令,私人企业界给女性的2个月有薪產假,在世界是一项普遍的措施。在西方社会特別在北欧国家、如瑞典、芬兰、挪威强调把两性政策的敏感性缩得最小,让两性的责任更加公平。

「他们强调养儿育女不但是母亲的责任,父亲也需要付出相同的责任。因此我国也应效法,增设父亲陪產假。」

她说,僱主在聘请员工方面,对于女员工的顾虑就包括有薪產假的问题,这该种现象造成男性在职场上占优势。她强调,两性都需要產假。

严格训练托儿所保姆

世界女性总商会创办总会长拿督洪桂花表示,政府应积极落实与私人企业共同经营的托儿所,强制每个社区提供托儿服务。

她指出,政府有必要在每年財政预算案方面拨款,鼓励相关人士开设托儿所,同时也要对相关专业领域,如师资或保姆进行严格的训练。

她举例,日本幼教课程能在幼儿数月內就已成功学习并表达本身的情绪。为此,她建议政府到国外考察和提升对幼教课程的认识,以有效提高和教导全体人民,让职场女性也能达到相当的安心。

「幼儿园或托儿所都务必达到系统及透明化、即使是幼儿的饮食或幼儿岁数课程,都必须经由专业指南和得到严格的关注。」

马中总商会法律事务委员会主席李素樺表示,促使5年的无薪照顾孩子假期计划落实的最大原因,皆因职场女性对幼儿园、托儿所,以及印尼女佣的不信赖。

她指出,常有报导指幼儿园、托儿所或印尼女友出现照顾不善或文化差异,甚至给幼儿餵食安眠药以解决幼儿哭闹的问题。

「但在国外,如英国的职场女性从不为孩子到托儿所或幼儿园的该项选择感到忧虑,甚至在孩子年幼时就送到托儿所。这是因为幼儿不但受到妥善的生活起居照顾,而是还会由一群专业的幼儿教育工作者教导幼儿学习。」

她说。我国政府应参考西方社会幼儿所的操作,为大马设立健全的幼儿中心。

允携儿上班 提升女性劳动力

世界女性总商会创办总会长洪桂花说,其经营的公司对职场女性实行爱心行政措施,例如女职员在有需要的情况下,被允许带同幼儿一同到公司上班。

她认为,只要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女职员可带年幼孩子到公司。洪桂花的公司还特別间隔了部分的空间,让孩子们能在该处等候母亲下班。

她指出,政府或私人企业若实施爱心行政措施,相信將有效协助提升职场女性在大马劳动力市场的佔有率。

马中总商会法律事务委员会主席李素樺表示,隨著时代的变迁和科技的便利,许多工作并不需要在办公室完成,即使在家,通过电脑也可以作业。弹性在家上班是对职场女性的选择。

提供训练家中工作

她指出,若政府愿意提供训练,让职场女性在家中工作,无形中也提高了女性就业的机会。

「许多大马职场女性甘愿放弃自己的优厚工作职位,选择留在家中照顾小孩。但这对女性相对而言,却是一种经过多番挣扎的抉择。若女性在家中工作是被许可的,如此就能大力提高女性就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