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兼荣

广告

週六刚结束提名日,陆续拋出一颗颗震撼弹,希盟面临未先开打就输了1国5州的惨况,令所有支持者甚至是对手措手不及。最叫人意外的,莫过于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被取消竞选资格。之前惹上官非,被罚款2千令吉,是选委会取消蔡添强竞选资格的理由。此举引起爭议,令蔡添强入稟高庭,抨击选委会藐视法庭的判决。

蔡添强曾于2007年被控咬伤警察,被罚款3千或监禁半年,经提出上诉后,罚款减至2千,他也没因此被褫夺国会议员资格,隨后在2010年他因为辱警罪成,罚款3千,最终高庭也將罚款降至2千。根据法律,若人民代议士因刑事案被判监超过1年或罚款超过2千者,才会导致丧失议员资格。

若从两件案件来看,刑罚根本不达標,选委会的理由確实难以服眾。峇都国席也因而从原本的五角战变成四角战,而最大得益者就属刘华才,他在拥护者的欢呼声下回到大本营,欢庆(不)偶然的喜讯。想当然选委会偏向一隅的情况,昭然若揭,只是在此事上,真叫人不得不猜想,「想抢功劳抢疯了吧!」。

精彩之事,陆续有来。除了蔡添强之外,还有另5州席出事,包括2个丹州席(瓜拉巴拉与达旺)、檳州席(本那牙)、森州席(晏斗)及柔州席(武吉巴西)。前三人是因破產而失去资格;晏斗则是未带提名证,甚至附议人与提名人亦然,直接將州席拱手让给森大臣莫哈末哈山;武吉巴西则是未办脱离穷籍手续。

不仅如此,叫人大跌眼镜的还是上阵旺沙玛珠国席的陈仪乔,竟然来到门口却发现没带到身份证,险些无法上阵,最终以副本形式完成手续,现场的选民们纷纷表示不满,尤其理由是影印身份证时忘了拿正本,遂作出道歉。

对此,网友更是排山倒海地谴责,谩骂声不断,称希盟办事不力,严重影响了民心,作为候选人怎么能如此不谨慎对待,更不说检查自身是否符合提名资格,先不说选委会偏私,自身若无法先做好准备,留下漏洞沦为陷害自己的把柄,任其如何搪塞推卸,根本无法怪罪于人。正如IIham研究中心董事长希索慕丁说的:「挑选候选人不严谨」,没查询背景资料与思考背负官司所带来的风险不周详。

广告

当希盟候选人无法上阵,留下的选择也叫选民难以选择,甚至会降低选民的投票率,毕竟是两大阵营对垒,一方消失,支持者必然失望苦恼,必须在国阵与伊党之间抉择。再者,也因希盟缺乏对策,没有预备第二候选人,让情势急转直下。

战情告急,希盟先挫锐气,忧心掀起连锁反应。如若此次大选马来海啸未能催生,诚信党与土团党是否还会存在?敦马收山在即,安华出狱领航马来选票,错过此次机会,希盟势力或面临大减危机。希盟经过此番折腾,得知凡事做好准备,不忘准备预备方案,才是应对大战应有的態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