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李泰德

眾所瞩目的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国阵、希望联盟与伊斯兰党的对阵,坊间预料將会出现三种可能性;而即便各方是取得相同的支持率,但是因阵势有別,依然將出现截然不同的选举结果。

此文將依据以往的政治脉络、选举成绩与当今局势结合,针对来届选举出现三角战所带来的结果做预测。

大选3种情势 三角战最不利希盟

第14届全国大选最迟將于2018年8月举行,而当今的政治局势,相比上届选举,坊间一般预料会出现3种情势,即:

第一:希盟四党与伊党达致协议,如2008与2013年大选般在所有国、州议席以一对一的形势对垒国阵候选人。但以现有的政治氛围,若完全没有出现三角战,国阵预料將无法取得过半的国会席次。不过,这样的排阵方式將招致诚信党与土著团结党的不满,再加上伊斯兰党已经明显摆出完全无法与民主行动党或其友党进行合作,因此这个可能性发生的机率將是微乎其微。

第二:部分希盟政党,尤以人民公正党与土著团结党,在提名日前与伊党达致某种程度的协议,避免在若干重要或边缘选区展开三角战。

第三:伊党按照原有计划,竞选100个以上的国会议席,最终在全国各地的多数议席上演三角战。

而纵观现实各种条件,希望联盟恐怕须预设他们將面对的,是以上的第三个可能性,即將展开大规模的三角战。

在此之前,由于各族群投票行为的歷史趋势是绝不能忽略的线索,因此须摸透各族群选民对不同政党標誌的喜好程度和偏好排序,更重要的是除了国阵之外,若选票上出现超过一个反对党,则选民將会「弃」什么政党,又会「保」什么政党,方能对即將发生的选举结果有更全面的掌握。

在2013年全国大选,距离吉隆坡市区东南角的万宜新镇(Bandar Baru Bangi)的投票趋势便是个有趣的例子。在该区近两万选民中,马来选民就佔了87.78%。代表伊斯兰党竞逐万宜州议席的沙菲益(Mohd Shafie Ngah),在该城镇贏得了61.27%的选票。至於来自民主行动党的王建民,则在国席层次的选举中得到了51.48%的支持。换言之,即使是在彼此仍有政治合作的时代,两党在同个城镇但不同层次的支持率会相差高达近10%。

至於另一个以华裔选民高达71.64%的蒲种市区(Pusat Bandar Puchong),民主行动党的哥宾星与伊斯兰党的诺哈寧则在蒲种国会与斯里沙登州议席分別获得84.80%与80.81%的得票。有关的选票则是与万宜新镇呈现了相反的结果,即民主行动党在华裔佔多数的蒲种市区比伊斯兰党贏得多4%的选票。

偏好呈相反趋势

至于公正党与伊党的比较,也与前者的结果雷同。以华裔选民为主的安邦新村为例,公正党在安邦国会略高于伊党在南柏再也的支持。而以马来选民为主的莎阿南第34区,伊党在哥打拉惹国会则比公正党在斯里安达拉斯的支持率高出7.69%。从两个不同族群佔绝大多数城镇的选举结果,我们能发现马来与华裔选民对公正党与伊党的偏好呈相反的趋势。(见表)

这选举数据的呈现,主要是要表示即使是在2013年全国大选,当伊党、公正党与行动党仍具政治合作的时期,不同的反对党標誌在相同选区也会得到不同的支持率。以蒲种华裔选民为例,虽然其会在国会支持行动党候选人,但是在州议席的选票面对伊党与巫统时,其寧愿將选票投给后者。

至于会有支持伊党的马来选民,也会不愿选择行动党与公正党,反而支持来自国阵的候选人。釐清马来与华裔选民在反对党之间的偏好顺序,將有助于我们瞭解在面对三角战时,不满国阵的反对党支持者会如何在投票时进行抉择。

在2016年举行的瓜拉江沙与大港补选,则为来届全国大选三角战的轮廓带来了重要的参考。国阵在这两个选区以略高於五成的得票取得胜利,而伊斯兰党与诚信党则几乎平分了反对党的选票,最终使得国阵能以大比数的差距大胜两场补选。

从选举结果可以发现,几乎清一色是马来选民的巴西班让(Pasir Panjang)和双溪乐曼(Sungai Leman),伊斯兰党大约囊括三成的马来选票,至於甫成立的诚信党则取得不及一成的支持。至於几乎属於华裔选民的大港渔村和適耕庄南区,伊斯兰党仅取得1%的得票。值得一提的是,有关的选举结果也同样出现在霹雳州的江沙补选上。

这两个选区都是马来选民佔六成五左右,且华裔与印裔也佔有关键的35%,与这两个选区相似的议席,即马来选民介於五成至七成的选区就有46个,若这些议席完全出现三角战,且马来与华裔反对票完全分散到伊斯兰党与希望联盟,则相信国阵可在这些选区取得大胜。

面对巫统与伊党两大马来老牌政党,要如何打破马来选民的固有思维,將是希望联盟最大的挑战。(摄影:黄良儒)
面对巫统与伊党两大马来老牌政党,要如何打破马来选民的固有思维,將是希望联盟最大的挑战。(摄影:黄良儒)

若全面三角战 国阵可贏2/3

在上一届大选时,公正党与行动党在马来半岛竞选64与36席,並分別贏得28与31席。其中,前者贏得的议席多数是种族混合选区与马来选民介於50%至70%的议席。至於后者则全数贏得华裔超过50%的议席,並在许多混合选区,如太平、蒲种、巴生取得相当不俗的成绩。

倘若来届大选发生大规模三角战,比起公正党,伊党將囊括大多数不满国阵马来选民的支持,则公正党在马来选民佔多数的议席將面对最大的挑战。这是因为若多数倾向反对党的马来选民支持伊党,公正党將难以保住17个其在上届大选所贏得的马来议席。这个以多元种族路线种族的政党,最终只能保住具有四成以上华裔选民的峇央峇鲁、务边,或位处于巴生河流域的班登、格拉那再也、梳邦、峇都、敦拉萨镇等议席。

行动党在马来半岛所竞选的选区型態,其中21席是华裔选民过半的议席,也有8席是以华裔为主的种族混合选区,至於马来选民过半的选区只有劳勿(51.81%)、丹绒比艾(53.37%)与雅罗亚也(60.09%)。由於在面对三角战战役时,不满国阵的华裔选民不会面对究竟是支持「火箭」或「月亮」的难题,且在大港补选仅有少於1%的华裔选民选择支持伊斯兰党,因此比起公正党,行动党受到三角战的衝击较小,虽然不能说毫无折损,但若该党可在竞选期拉抬声势,並维持华裔选民的高投票率与对国阵不满的情绪,相信其可取得与上届大选相去不远的表现。

至於伊斯兰党所所竞选的议席中,马来选民超过70%的就有50个,马来选民介於50%至70%的则有13个。换言之,该党在马来半岛参选的65个国会议席中,就有63个或97%是马来选区。由於其在竞选过程中所要面对的主要是马来选民(马来选民佔了该党竞逐议席选民的八成),这也一定程度上能解释该党在2013年选举后,为何会放弃多元种族的路线而改为拥抱保守的宗教路线,最终导致该党开明派领袖相继出走,並在最后成立国家诚信党。

无论如何,除了吉打、吉兰丹与登嘉楼外,尤其是霹雳、雪兰莪等较都市化的地区,伊党在许多选区也必须面对为数不少的华裔与印裔选民。该党在宗教议题上选择「右倾」后,在半岛中、南部预料会面临如2004年大选的惨败,无法守住在上届大选靠非马来选民过关的武吉干当、淡马鲁、乌鲁冷岳、哥打拉惹与雪邦等议席。

另一方面,若三角战全面开打,伊党甚至將痛失雪州所有在上届大选贏下的15个州议席。虽然该党州主席沙烈汉已经宣布其將在来届大选攻打42个州议席。但是,自2008年成为州政府的一员后,已品嚐到政治权力滋味的伊斯兰党,其部份州级领袖已察觉该党的单打独斗不仅无法在雪州贏得过半的议席,最终行动党与公正党可能在来届大选在不须伊党的情况下单独组织政府。虽然如此,这是否能影响部份较具理性考量的伊党支持者转向,仍值得討论。

三角战的成形与否至关重要。国阵虽可能在「一对一」对决无法取得过半的席次,但是在选票分佈不变的情况下,战局若从「单挑」转向全面的「三角战」,国阵可能在只有40%至45%得票的情况下,以取得三分之二绝对多数议席再度入主布城。

从以上的数据与论述,可以知道的是,作为已成立超过50年的伊斯兰党仍有庞大的群眾基础,要在短期內说服这些核心支持者转向是个浩大的工程。反之,那些並非是伊党的支持者又对巫统失去信心的马来选民,包括了可能是父母忠诚于巫统的新垦殖民,或居住在城市且被生活消费压得无法喘气的马来受薪阶级,或许才是可借助一臂之力,让希望联盟能击败国阵的重要选票来源。

倘若三角战在来届大选大规模爆发,比起行动党,公正党在马来选民佔多数的议席將面对最大的挑战。(摄影:张真甄)
倘若三角战在来届大选大规模爆发,比起行动党,公正党在马来选民佔多数的议席將面对最大的挑战。(摄影:张真甄)

巫伊仍能维持基本盘

由美国学者Angus Campbell等人所撰写的《美国选民》(The American Voter),曾提到选民对政党的认同(party identification)是一种心理上的认同,且这个认同將会是高度稳定,鲜少会隨著时间的不同而有所转变。

自国阵政府在1970年代推出新经济政策后,许多马来人受到了该政策的恩惠,因此虽然曾在1990年受到东姑拉沙里退党的影响,以及1999年的烈火莫熄与2008年的政治海啸的衝击,可是巫统仍可在歷届选举中贏得绝大多数的马来选票与议席。

同样地,在巫统最强盛的2004年大选,伊党依旧可在位处于北马的吉打与登嘉楼分別取得41%与44%的得票,以及在吉兰丹的五成支持率。

因此,这个理论不仅可以解释,在马来社会,尤其是乡区的民眾而言,在政治上依附在巫统与伊党的情节,是长期稳定的心理认同。这也是为何刚成立不久的诚信党,在大港补选仅能取得少于一成的马来乡村的支持。

因此也可確认,由于政党认同的高度稳定,预料在来届大选巫统与伊党仍旧能维持其基本盘。

有论者认为,若马来选票在来届大选「三分天下」,即国阵、希望联盟与伊斯兰党可各获得三分之一的马来选票,接著再保持华裔与印裔选民八成与五成的支持率,则由行动党、公正党、土著团结党与诚信党组成的联盟將入主联邦政府。

打破固有思维

实际上,国阵在2013年大选之所以能过关,除了在沙巴、砂拉越与纳闽贏得重要的48席外,其在半岛更获得六成的马来选票,最终在郊区议席的「乡区加权」(rural weightage)推波助澜下,以少於过半的普选票贏得下议院的六成议席。

因此,「三分天下」的策略要奏效的前提在於能从国阵/巫统的手上转移(swing)至少25%的马来选票,並確保因生活消费、丑闻等议题而不满现今联邦政府的马来选民並非转向伊斯兰党而是希望联盟,则以上论述方可实现。以现有半岛的743万马来选民来计算(截至2017年第一季选民册),若投票率为八成,则其须要至少150万张马来选票的转移至希望联盟,方可水到渠成地实现改朝换代。

然而,该阵营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面对巫统与伊斯兰党两大马来老牌政党,且选民的政党认同是「长期高度稳定」,要如何打破马来选民的固有思维,並说服他们支持刚成年的公正党和尚且幼龄的土著团结党和诚信党,將是希望联盟最大的挑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