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蓝中华

十多年前,当看到双子塔、轻快铁和繁华的吉隆坡都市时,来马旅行的中国游客在嘖嘖称奇之际,也羡慕不已。十多年后的今天,双子塔依然在,轻快铁加长了,吉隆坡繁华景色十年如一日,中国旅客对吉隆坡早已见怪不怪。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国陷入差不多滯涨的十年,无论是工资,整体基础设施,还是经济结构,都没有出现显著的升级改变。几十年前我国去外国展销会兜售的是水果和土產,今天我国在外国展览会的主打商品依然是推销榴槤、棕油和原產品。

我国深陷中等收入陷阱是真实的,经济產业仍然停留在低端的加工工业链,工业自动化比率低,自主品牌和研发的投入少得可怜。

洗碗机和保洁柜

本文开始以中国作为一个参照点来討论,是因为中国曾经大幅度落后于马来西亚,过去其国民来马时都是以仰望的姿態看我国,今天中国人来马,已经是以平视的姿態看我国。由于在厦门大学求学缘故,笔者得以在中国观察了吉隆坡与厦门(二线城市)的差距。

一国的经济產业升级,顶端技术的发展和演变都会滴漏到社会基层,工业领域的自动化进程將延伸进入一般平民百姓的生活。譬如,大型洗碗机在笔者就读的大学食堂已是標配,对照我国的情况,绝大部分洗碗碟活几乎是以人手「洗大饼」方式进行。长期比较下,无疑人手洗大饼比洗碗机效率低和成本高。

中国比我国有更多的劳力选择,但其还是选择使用更少人工劳力的自动化,这与中国愿意大规模投资机器人领域开发和推动產业升级有关,使机械设备的使用更广泛。自动化使更少的人做工,但生產效率更高。厦门的餐馆都一律把汤匙和筷子存放在具有消毒和预防苍蝇的保洁柜內,这起码预防了霍乱病的传染。对照回我国的情况,汤匙和筷子都是露天摆放在餐桌上,餐具被苍蝇和蚊虫沾过都是见怪不怪的事。使用保洁柜反映了隨著城市化的推进,中国城市人民的卫生意识从不在乎进步到一举超越了我国。另外,乘坐了厦门市的公交后,令我觉得汗顏的是即使吉隆坡贵为一国之首都,但其公交的效率和守时性却远远比不上一个二线城市。这还不说该市已落实非常严格的汽车污染排放控制措施。在我国等候巴士的地方总是乌烟瘴气,被巴士黑烟喷到全身黑,厦门公交几乎没有排放黑烟,混合动力巴士已佔据一半左右的公交。

薯片与芯片

厦门只是中国的二线城市,基础设施和社会保障尚远远不及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从对这三件小事的观察,可知我国的停滯再持续下去,不要说中国,连印尼或越南都会很快超越我国。这个笑话在许多政治讲座会上已有多人提起,但在这里还是要再说多一次。在老布什当美国总统时,其经济顾问理事会主席迈克尔博斯金(Michael J. Boskin)与其他人辩论经济政策时曾说:「一个国家製造薯片或芯片是没有差別的!」他的意思是只要能製造,即使是製造薯片都可以。

眾所周知,薯片和芯片的价值相差万里,前者只需要油、马铃薯和劳力,后者需要高度的智力、电子和机械工程投入。一片与薯片大小的芯片价值千金,而百万片薯片才能换取寸金。之后,Boskin的谈话成为了美国经济界的笑话,不思进取的经济政策只会製造薯片,而思进取的经济政策將迈向芯片的製造。君不见中国中兴通讯公司被美国制裁芯片出口后,陷入近乎「休克」的状態,可见芯片製造的重要性。

製造芯片与一国的研发投入息息相关。当代的我国经济投入在產业升级和研发的资金是非常低,我国在2014年的研发投入才达到国內生產总值的1.3%,对照欧盟平均值2.0%、日本3.6%、美国2.7%,甚至是中国的2.1%,我国著实有很大的空间可提升。

上个月在东方日报连续刊登两篇拙稿《宽容创建力量》及《我看见2018年的新中国》后,得到颇多正面反馈。之后飞往中国参加几个会议,期间常上面子书观看马来西亚热闹嚷嚷的群眾大会,以及提名日当天的状况报导转载,喜见不同政见的友人公开在媒体面子书「过招」,多是有风度的坚持己见。面子书、微信一再重复呼唤国人回家投票的视频和话语。我在想:海外的大马人千里迢迢回来投票给谁?为何当政的会「担心」数十万名海外同胞回来投票?为何投票日定在工作天的星期三?

华基执政党高层及海內外多位好友都问我对这次大选看法。我不是评论家又不是政治人物,只是靠感觉与嗅觉讲讲一些看法。总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而且结局將是狂风扫落叶。太阳出来了,希望迫近了。

我看到93岁的前首相敦马哈迪毅然与安华放下怨恨站在一起;行动党肯顾全大局选用公正党的蓝眼旗帜竞选。马来西亚成立55年来,少有如此融洽和谐的局面,在记者招待会和群眾大会等,彼此的真诚互信互动,眼神交流中见到他们的真诚。

我又想起周边好多国阵的友人,他们不像一些人所说的都是牛鬼蛇神。有一些人对华社任劳任怨,默默耕耘。面对这关键的「铺天盖地」的变化,他们应该如何自处?几十年来在巫统的压力下,他们要继续「忍辱负重」,一代又一代的挣扎求存,还是创建新蓝海,重新出发?答案,都在大家心中。

上週, 我从迪拜回到吉隆坡, 回家路上和德士司机聊天,自然也谈到大选。司机是从乡村到城市来谋生的马来青年,4 0岁左右。他说,这次肯定变天,敦马在马来群眾声望最高,过后也会將权力交给安华;他特別强调新政府和新中国的关係会更巩固的。

「而且,希盟有治理政府的经验。看看过去几年雪州的施政成绩、檳城的发展和廉洁,以及这两州储备金的大幅度提升,具体打破了希盟没有执政经验的说法。」我祝福他的希望早日实现。他加了一句:「过去很多马来人和华人的纠纷都是政客搞出来的」,並说:「我们都是一家人」。

「我们都是一家人」, 这句话牵动千千万万个大马人的心灵。经歷种族衝突悲剧的老一辈大马人,或是即將僕僕风尘返国的年轻大马人,都会感受它的力量。马来亚独立只有61年,马来西亚成立不到60年,我们的一生或许没有两个60年,但对国家来说,60年並不久远。我们有机会及时纠正错误,给新生代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为他们创建新的蓝海,这是一件值得及时把握和共同实践的壮举。

夜深人静,脑子一直浮现新马来西亚的情境,隱隱约约看到马来西亚人民在开明的新政府成立后,各族人民平起平坐、一视同仁、紧密结合中国「一带一路」,为大马开创美好的未来。我相信,所以我看见。马来西亚明天会更美好!

如果看看2018年我国首两个月的五大出口货物种类,第一为电器与电子產品(36.7%)、第二为石油產品(8.2%)、第三为化学和化工產品(7.3%)、第四为棕油(4.5%)和第五为液化天然气(4.3%)。基本上五大种类都是代工或加工產品,抑或是依靠天然资源的出口,这个出口结果是与我国不重视经济產业升级和结构转变有关。

不当薯片国

其实我国的竞爭力不差,无论是2018年全球竞爭力指数或2018年全球人才竞爭指数,我国的排名位于23和27名,在中上收入国家中属于领头羊。我国是有足够的基础迎头赶上先进国,欠缺的是一个理性和非民粹的经济政策来指导经济產业的升级,以及解放限制人才发挥的体制。

当各国开始把更多的资本投入芯片研发时,我国则把更多来自消费税的钱投入一马援助金,以及无生產性的买票项目如赠送印有首相肖像的白米。

2018年全国大选是一个决定未来5年政治权力和经济资源再分配的过程。当时代已进入发展芯片的时代,而只会製造薯片的经济体將会非常落后。说白一点,拒绝只会以买票治国的体制,选择一个提倡打破陈旧体制、不让我国当薯片国的联盟,是至为关键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