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

亚庇7日讯|从一头不算浓密但至少盖得住头皮的头发,到逐渐稀疏而变成「地中海」,现年40岁的亚庇国席火箭候选人陈泓缣笑言,可能是天天都要想很多东西,搞到他成为家族里第一个年纪轻轻就秃头的男性。

头发,并不是放弃化学工程师高薪高职的他,参政后第一个被「牺牲」掉的东西,他说,很多人批评行动党派出「素质不及国阵」的候选人,然后呼吁选民选党不选人,却没想过自己半点都不愿付出,「我叫你出来当反对党,你要吗?」

他说,刚开始,他与大多数人一样,只想默默在背后支持反对党,从没想过要站在前线,「当时我在一家美国公司担任水务与废水处理化学品及工程的工作,2007年我去了泰国回来,晚上跟老朋友刘镇东一起夜宵,遇到郭素沁,她递了一张入党表格叫我填,又托我把东西带回斗湖,交给黄仕平。」

他说,黄仕平难得遇到同是火箭的斗湖人,当然不放过他,整天找他参与党活动,并在翌年的308大选,叫他一起上阵。结果,黄仕平成为沙巴州议会有史以来第一支火箭,而他不敌沙巴进步党前国会议员拿督蔡顺梅博士,辞了工作却落选。

2011年年杪,陈泓缣在郭素沁鼓励下,成为全职政治工作者。2013年,他获党委派,代弃州攻国的黄仕平在斯里丹绒守土,成功以5,927张多数票击败国阵候选人洪连辉。这一次,他与黄仕平互换选区,由他「飞象过河」,竞选亚庇国席。

「其实,没有所谓的『飞象过河』,试问亚庇历任国州议员里,有几人是土生土长的亚庇人?」自认是「论述型」政治人物,更适合在国会议政的他说,亚庇是个成长中,充满活力的「移民」城市,这里有来自沙巴各地,以及砂拉越和西马半岛的外来居民,所以包容性特强,不会视他为「捞过界」。

陈泓缣说,虽然他不是亚庇人,但对亚庇并不陌生,「我喜欢逛沙巴曙光商场、喜欢光顾发记、爱吃生肉面、怡丰叻沙,常在亿达和喜岭商业区出现,也爱里卡士湾的海景……如果我中选成为亚庇国会议员,我会把妻儿都接到这里生活。」

他也透露,平日喜欢看书,但都是有关时事、历史、哲学和人文的书籍,而且很喜欢按摩,一按摩腿就会睡着。

陈泓缣也是行动党沙巴秘书,他说,一旦希盟执政,他最先关注的将是落实《东马新政》,启动宪政改革,进而联邦分权,让沙砂恢复立国平等伙伴地位,并确保税收分享公平。

他说,被列入「希盟全国竞选宣言」的《东马新政》,很多出自他的点子。

「我是这份被列入希盟全国竞选宣言的《东马新政》的草拟委员会成员之一,所以,我将确保希盟入主布城后,成立内阁特别委员会,兑现所有诺言。」

提到他作为希盟政策主任,未能拉拢所有在野党联成一阵线对垒国阵,以致在亚庇上阵时,遇到沙巴进步党党魁拿督杨德利与国阵候选人李恒君医生联手夹攻,他说:「我接受事实,有些人是打死都不会跟你合作的。」

他说,政治上若能联合一起,越大越好,但各党都有本身的意识形态,他曾经努力过,但最后发现实在不能合作。

询及万一落选,陈泓缣眯着眼笑说:「上得到台,就要懂得下台,没有人永远都在台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