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Terence Fernandez

对5月9日大选成绩,人们已谈了很多。大多数人对选举结果感到欣喜,当然主要归因于国阵不受欢迎的政策,尤其是其更不受欢迎的领导人。当然,更值得庆祝的是,权力转移带来的赋权─这不只是从国阵转移到希盟,而是从国阵手上转移到人民的手中。

这全要归功于马来西亚人民的勇气,透过机智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在国阵奸诈手段和国家机关对公平选举过程有所妥协中,取回了他们的民主权利。

国人期望和平繁荣

这可从民眾踊跃回家投票,令到大道和主要公路交通堵塞、投票站前的人龙,以及由于选委会未能协助下(还是有意?),海外大马人自发以各种方式,代送选票,確保能在截止时间前,交到选举官手上。

在投票站里,老一辈选民的票箱──编號二的投票箱,许多原本是传统的国阵支持者,这一次大选,他们转向希盟,这绝对是需要一股勇气。这些人经歷过我国歷史上的黑暗岁月,马共的叛乱及513暴乱,这也往往成了大选时,某方以此制造恐惧,贏取选票的手段。

但是本届大选,这些银髮选民认为国家已走入歧途,因此不顾一切,决定转向。当然,希盟也提供了选民一个熟悉面孔─前首相马哈迪。

儘管国阵的竞选活动充满了种族分化,但这策略並未奏效。朝野双方的支持者依然可以和平共处,在24小时不打烊餐室里,一起观看成绩的出炉。

儘管大选后的两天,中央及各州才陆续组成政府,但街上没有混乱,没人流血或建筑物被烧。实际上,社交媒体充斥著马来西亚人相互提醒各方要保持冷静。

朝野许多政治人物(並非全部)也通过社交媒体或在记者会上展现了和解的努力,这也反映,除去政治的意识形態,你会发现他们也如一般马来西亚人,都希望和平与繁荣,並尊重人民的选择。

人们利益放在首位

儘管,在不確定的时期,人们往往担忧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尤其多年来一直灌输于我们的讯息),但警察和安全部队向国人证明,他们效忠于国家元首和国家,而不是任何政党。

选举前后,这些纪律部队领导人的声明,发出了强烈的讯息,表达他们维护社会和平及稳定的决心,並確保人民的意愿得到尊重。这有助于加速完成遭延迟的第7任首相宣誓仪式,以让新首相接手管理这个国家。

统治者也接受人民的意愿。儘管曾公开支持国阵,但柔佛苏丹在投票后第二天,也公开呼吁儘快让马哈迪宣誓就职。歷史告诉我们,柔州苏丹以及现任国家元首,与马哈迪有过芥蒂。

然而,这些统治者非常成熟,把人们利益放在首位,类似希盟里过去敌对者,如今为了公共利益,共同在一起。

关于马来统治者是否还切合时宜的问题,在这两天內所发生的一切,给予了很好的答案。尤其在国阵主席纳吉还试图以希盟(还没)註册(因东马行动党並没有以公正党標誌上阵,因此以公正党標誌而胜出的议席,没有超过总议席的一半),这技术性问题,而不愿表明败选,试图保留权力时,据悉是统治者的介入,要求各方尊重人民的意愿,让局势明朗。

在投票日当天,当成绩不断公佈后,我们也看到一些主流媒体迅速的转態,即使国营电台也开始根据数据,而非写好的脚本来分析局势。

因此,在人们开始走出国阵的阴影时,国阵也须重新定位,尤其在希盟取得政权的合法性后,国阵必须清楚其未来五年的新角色。国阵需要扮演一个强大的反对党,但首先其须去掉令党失去光彩的领导人,须先清理门户,才能应对希盟。

此外,国阵成员党內的主僕关係,对最高领导的抨击將遭到严厉处罚的作风,都应改变。领导人(包括其配偶)权力都不应过于强大。

毕竟,许多国阵的政治人物有著不错的服务表现,但他们对于领导的胡作非为,默不作声,使到大选时遭受打击。国阵需要与时俱进,因为我们显然已脱离了种族政治、金钱政治和恩庇侍从政治枷锁。这一切恶习,已被超过900万选民的集体力量打破了。国阵是时候要长大了。在两线制里,马来西亚还是需要他们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