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兼荣

广告

509大选后,翘首以盼的改朝换代,政党轮替得以实现,当中多少大马人欣喜若狂不言而喻,高呼「希盟万岁、马哈迪万岁、全民海啸万岁」云云。两线製在大马的出现,也让国际媒体竞相报导,却也出现未做足功课,有借题发挥之嫌的新闻平台,报导错误消息者,惹恼大马人民,隨后也公开道歉,平息民愤。

这几天,相信大马人一直关注政治新闻,短短几天,政治局面却变化万千。

希盟取得5州政权;国阵取得2州政权;伊党也取得2州政权,3州出现悬峙议会状况,东马更是风起云涌,尤其是沙巴,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对垒国阵,更是精彩跌宕,此番政治青蛙相当活跃之期。想必沙州元首也头疼,到底是决定哪边了没?最终民统2州议员与国阵4州议员加入民兴党,让沙菲益得以35对25州席获得州执政权。

然这也出现沙首长闹双包的局面,抢先宣佈就职沙首长的沙国阵主席慕沙阿曼未宣佈卸任,却迎来了解散沙巫统加入沙团结党,继续抗衡沙菲益,至此国阵在沙巴的势力也宣告终结。霹州苏丹则將组州政府的优先权给予希盟(29州多位席),最终也拉拢了2国阵州议员加入,宣告执政霹州;吉打则因希盟单一政党佔最多州席(18席)而获得执政权,慕克里兹成为吉大臣。

面对跳槽的政治风气,自然遭受各界议论。大局为重者认为这是掌权的必然手段,无伤大雅,只要审核跳槽对象即可;坚持原则者则认为,寧愿当反对党也不要乖离政治原则,且跳槽者诚信本就出现问题,更辜负当地多数选民的期望,即如果你选择跳槽,那我们当初还不如选择对方的尷尬。

当传出敦马会见泰益,砂土保党极可能退出国阵加入希盟的消息后,砂希盟主席张健仁宣佈坚决反对砂国阵成员加入,表示这等同包容砂拉越政府过去贪腐政治的行为,相当荒谬。

广告

想来,跳槽確实是不良政治风气,但面对悬峙议会,跳槽便变得有份量,跳槽者好似成为多数人的英雄(其实並不在乎谁跳槽),大局为重(多数人)与政治原则槓上,无疑后者会变得虚弱而被掩盖。

近日马哈迪已然成为热门话题人物,奉为全民英雄,有回归强势政府的架势。从进王宫等候宣誓就职首相,到公佈內阁部长名单,成立元老理事会;敦马也禁止纳吉夫妇出国(接受调查),纳吉亦在当天宣佈辞去巫统主席一职,由扎希接任。其举措都被人民认同,稍有质疑者(拉菲兹称部长名单未是最终定案)便遭到公眾挞伐。

政党轮替,实现两线製不过是开始(换政府而已),还未真正实现民主转型(政体更变)。敦马领衔的希盟还有很多政务要解决、改革公务员军警体系、处理贪污舞弊、教育制度、善后前朝政府的沉痼自若等。其中重要的还有,改变种族政治的国家基调,淡化族群分化,打破马来至上的思维,惟此需长时间实现。

敦马到底能带领希盟走多远,四党分工步步为营,其是否有自己的盘算,让土团党壮大势力?有者早已担心希盟將成国阵2.0,然下定论仍为时尚早。无论如何,此时评论政府却貌似不合时宜,隨时会被冠以破坏种族和谐罪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