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东方社会的百姓,对国家的当权领袖,常有过度的浪漫想像。因为这样,各方寄望气压乾坤的救星,也期待一柱擎天之英雄。

到了最后,底牌打开,往往因此彻底失望。当初前首相阿都拉的行情之起伏,正是佐证。

儘管这样,谁也不曾从中认真地汲取教训。阿都拉仓促走了,纳吉匆匆上位;前首相马哈迪医生隨后180度转向,全身倒向在野党阵营。一时之间,不论挺马哈迪,或是反马哈迪,视线全一一陷入泥沼中。

是的,如果一心反对马哈迪有一百个的理由,全力支持马哈迪也必然如是,也有同样的凭借。对对错错,是是非非,每一个总能及时找到至少证据確凿的一个,附和自己內心的主张和想法。

政治嘛,就是这样,总是这样,一再地拉拉扯扯,磨磨蹭蹭。马哈迪行政的时代,不也正是这样走来?党內洋洋洒洒的阿諛奉承,党外如坐针毡的阿嘰阿左,我们听得实在太多太多了。然后呢?

然后,选前大家听到为贏得和丰国席,霹州行动党领袖倪可敏,指控深得敬重的再也古玛医生之社会主义党为「搅屎棍」,甚至冠之以「共產党」。水平如此,当可明白立法的桎梏、行政之沉痾、司法的宿疾、执法的盲点,兜兜转转,必將一如既往。

然后,细读洋记者Andrew Tanzer编著,蔡芫翻译的《郭鹤年自传》(香港:商务;2017),自能感受商场作业之艰难,一时之间恐怕仍然不会改变。说到底,商人没有祖国,跨国的大企业队也一样,爭先恐后陆续排队远走他乡。

变天之后,市井小民继续在盼望,眼前的英雄、天边之救星、星空的超人,连同壁上的蜘蛛侠,可以星夜赶来,搀扶一把,顺便送来顺心的大结局,此次全国大选之后,从此王子和公主过著没有GST,任性瞎拼的日子。可能吗?信不信由你。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