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锦松

马来西亚人在5月9日创造了歷史,使马来西亚等待了61年时间总算真正迈入政治轮替的「两线制」。没有前副首相安华1998年被革职后所引发的「烈火莫熄」、没有林吉祥50多年在反对运动的坚持、没有马哈迪退位后的15年意识到国家的沉沦而加盟反对党,歷史將无法改写。

安华政治跌巖起伏的悲剧性人生20年来撼动多少同情心,林吉祥在反对运动中无怨无悔与坚韧不拔的政治信念掳获多少民心,马哈迪深情感人的悔意为过去的错误道歉感动多少人心,但这一切似乎都没有被执政党看在眼里。

前朝失民心

当然,没有国阵过去61年掌政的囂张跋扈、为所欲为、无视民意。没有国阵成员党在「巫统老大哥」面前的唯唯诺诺、逆来顺受。没有国阵一直在政治「舒適区」的自我感觉良好,得意洋洋,这个强势的政党也就不会在没有预感的情况下一瞬间遭遇如此激烈的兵败如山倒,被选民唾弃,面临了创党以来最大的挫败。

歷史的结果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巫统领导的国阵,对马来海啸的低估,甚至完全不当一回事。2015年6月伊斯兰党分裂,7月纳吉革除慕尤丁等人后的巫统也隨后分裂,行动党前居鑾国会议员刘镇东就提出「马来政治地震、马来海啸」论。刘指出:在此过去两三年,提起「马来海啸」论,都被人当作笑话来嘲笑。

这次大选,民政党前主席许子根就嘲讽「没有马来海啸只有马来好笑」,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对马哈迪向人民及安华的道歉嗤之以鼻,形容「马哈迪道歉于事无补」等,这一再的显示当时执政党与民心渐行渐远,当民心已涌动与思变时,他们仍在「荣华富贵」的官场里「吃香喝辣」,马来人已面对生活费高涨的压力时,他们仍然活在「感觉良好」中。

搞小动作反助希盟

这次大选的选举过程,选委会製造太多的「小动作」,暴露了执政党的信心危机必须通过选委会来「操控」,执政党以为通过各种手段打击反对党就能「歼灭」反对势力的崛起,但结果是弄巧成拙,反而帮了反对党大忙。其中包括:1,不让土团党註册,使反对党被迫用同一个竞选標誌「蓝眼」,这反而有利反对党结盟的共识与有利选民的辨识。

2,刻意剪掉反对党看板上的马哈迪肖像,只会显露其对反对党的打压,因此激起更大的民怨。3,国阵公然贿选的画面通过社交媒体流传,反贪污局完全没有「制止」,把腐败走到尽,真正上演cash is the king的大选戏码,但没意料到人民感觉受辱,断然拒绝「好处」。

4,故意把投票日定在週三,说不出一个道理,但刁难选民投票的「潜议程」昭然若揭,民怨继续升高。5,公正党蔡添强的提名,有理有据,证明罚款在2000元以上才会被禁止提名,但选委会却在最后一刻拒绝蔡的提名,犯了大错。蔡添强的后来表態支持峇都国席独立候选人普拉帕卡兰代表公正党出征,结果高票当选。

更令人愤概的还是,投票的过程,完全失去中立与有效,不少选区选民投诉投票需要耗时2-3个小时排队等候,就是一些选民下午2-3点到达投票范围內(学校)排队却还轮不到,选委会完全不理会当时希盟首相人选马哈迪及净选盟的呼吁,就是允许5点前到达投票范围內的选民继续完成投票。选委会把本身无效率的工作及失责归给选民承担,把选务搞得一团糟,目的看来是为操控选举以討好当时的执政党。

更令人难以理解的还有一些选区选票结算后,出现两个阵营得票的差距不大,要求重算选票被拒绝,选委会有如此大的权力还是滥权?如最令人关注的「王对王」柔佛亚依淡选区,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对垒行动党柔州主席刘镇东,魏得票1万7066,刘得票1万6763,魏是以303多数票击败刘。但刘当时要求重算选票却不得要领,这是怎样的选委会,不依法办事,应该要被追究。

不愿与纳吉有链接

当国家机器不断为了迎合时任当权者的议程办事,选民都会看在眼里,如此滥用权力,无视公平、正义与道德,结果选民的怒气都宣泄在选票上。

60多年国阵的强大,主要靠马来选区及砂拉越、沙巴作为定存州。但一马公司丑闻的延烧、消费税的实施、物价的高涨、贪污舞弊的横行,都一再拷问国阵的「正当性」。马华在大选时都知道纳吉是「票房毒药」,连魏家祥都不满希盟在竞选时,打出的投魏家祥等于投纳吉及罗斯玛一票的手法。马华把自己困在「贪腐」的围城,就知道马华走不出巫统的「紧箍咒」。

在选举前通过的选区划分及仓促通过的「反假新闻法」,国阵以为就此能安稳保政权,但恶法还是恶法,最终自食其果。选举尘埃落定,希盟完成了马来西亚人的梦想,但骄者必败,希盟必须时时警醒。期待希盟的领导层认真看待这次选民的委託,廉洁施政,有效管理,並把反贪污进行到底,可谓「得民心者得天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