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庄仁杰

大选落幕,国阵兵败如山倒。沙巴的国阵成员党退出或跳槽,也有好些巫统议员跳槽到土团党,显示了国阵不復以往。如果其他成员党陆续退出,国阵就名存实亡了。

国阵前领袖纳吉没有在第一时间內出来喊话与激励人心,让国阵陷入瓦解的状態,必须负上很大责任。但是国阵这些年来所培植的政治文化,也是导致自己陷入如此困境的重要因素。

国阵向来打压在野势力,不拨款在野党的国会议员与州议员,对於这些在野党的选区也疏於照顾。在变天之际,一些国阵议员不免会掉入从前的思维,进而觉得跳槽是个保护自己的好方法。这不但可以免除自己的选区无法拿到拨款的问题,而且对於自己参选下一届大选也有利。再加上我国法律並没有任何反跳槽的条文,使得这些政客可以选择跳槽。

从法律与制度著手

在这样的情况下,跳槽到土团党的拉斯曼(柔州素里里州议员),可以公然地说跳槽是为了人民。同样地,柔佛新任州务大臣奥斯曼上任时,说柔佛州政府不会拨款给在野党,也不特別意外。再加上他也掌管了柔佛州的財务,更是加深了新在野党议员不获拨款的忧虑。

但是出乎他们预料的是,这些举动竟然让许多柔佛人齐声抗议,甚至举办了小规模示威等等。柔州大臣过后,改口表示会考虑给予拨款。

无论如何,这不但凸显了跳槽和拒绝拨款的举动和言论已经不合时宜,同时也显示了我国政治制度必须改革的迫切性。面对这样跳槽和不拨款给在野党议员的问题,必须从法律和制度来下手。现今许多人提及应该制定跳槽相关的法案,就是个好方法。严禁跳槽,或者如果议员跳槽则必须辞职並进行补选等等都是可行的办法。

更为重要的是,把拨款给在野党议员的做法列为法案,使得这做法成为明文规定。这做法不但显示希盟跟前朝的不同,更显示了希盟是个全民政府。即使是投票支持在野党议员,但是人民的声音仍然获得尊重,並且不会如同国阵政府一般,利用拨款作为惩罚选民与打压在野党议员的做法。

在这变天的节骨眼上,不但必须废除许多旧的政治习惯(例如不拨款和隨意跳槽),也同时竖立了新的政治做法。这除了通过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等通过立法等手段来破立之外,人民的反应也是非常重要的。

针对跳槽和不拨款的事情,许多民眾都感到激愤,完全不认同这些事情。也因此愿景工程和柔南黄色行动小组等非政府组织举行示威抗议。这些示威与抗议,不但显示了民意的趋向,同时也间接鼓励了不认同此事的议员们可以公然表態,避免希盟走向国阵过去一党独大的倾向。此外,这也遏制了州务大臣落实不拨款的政策,而让希盟不偏离正轨。同时,人民的这些做法也能够协助形塑清新的政治文化与生態,走出国阵执政时所留下的问题。

聆听民意,汲取意见

虽然距离理想的公民社会仍然有好长的一段路,但基本上民智已开,民眾不再像过去那般对政治完全不闻不问。到了今天换了政府,对於监督政治的兴趣更是炙热。因此俯听与瞭解民意,是许多议员们必须做到的事情。虽然这些民意也有可能会变成民粹与反智,但是如何从中汲取好的意见,以及如何让民眾瞭解政策好坏等等,也是新政府和当今议员们的重要功课。

跳槽和不拨款的问题隨著各方的发声,使得这些问题会得以拨乱反正。这些问题的背后显示了国阵所留下的政治问题需要破解,同时竖立新的做法,才能让我们走向康庄大道。这期间,除了从政者的努力,更需要人民的监督,才能让新的政治制度与生態得以成形。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