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林冠英出任財政部长, 华社领袖上上下下的口径,自然都大不一样了。《东方日报》报道打出〈冠英任財长,华社欣喜看待〉的標题,说明了政治的行情,也流露了態度的转圜。

接受记者访问, 眼下的眾口一词,都是一片的佳音,深表欢迎,值得欢呼,应该高兴,且是华人的光荣,希望「接下来会有更多重要的部长位由华裔来担任」云云。言下之意,大概是尝试迂迴地说:以前华裔所任的部门,其实只是意思意思。

好了,不管两岸的华社到底有多兴奋,身为国库的大掌柜,林冠英的今后日子恐怕要苦透了。消费税要归零,但是,累积的拮据之数,不知要如何割肉补疮,才能继续发出亿万以计的津贴呢?

何况,这些年月,国债之高,市场的满目疮痍,已经超乎百姓的想像。如果算计公交之父纳吉的快铁工程,加上官联企业一言难尽的负资產,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把本金和利息,彻底还得乾乾净净?

支撑总计160万公务员的体系,以及退休公僕的补助,年度所需,接近800亿了。七月之后,遵照早前的宣佈,还有特別调薪。此外,为了应对GE14,开会的里程,住宿的开销,层层叠叠,附加之法案,想必可怕。

还有,东马两州的石油税,是否遵希盟选前之诺配给?要是扣除这一大笔,国油的收益,不足补仓;財政部將会怎样,试图平衡国家发展的支出?想到这里,我们自可体会,国家財务的管理,可不是ABC。

说是近喜,林冠英做了財神,且有一匹布长的远忧。3200万的人口的丰衣足食,全看他了。先说处理一马弊案的无底洞,確实需要另外成立一支国际精英组成特工队,才能侦断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