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的洺

广告

第14届大选尘埃落定,一晃眼,已一个星期有余。按照常理,新政权的诞生,已然有了定案,各司內阁部长职位,由希望联盟4党填补,也应该大局已定,「新政府,新希望」的愿景,也逐步看到端倪。

但是,过去一周,內阁部长司职还在悬空,各部门领导未履行宣誓,新政府架构,只有新任首相敦马一人在说事,言之凿凿且雷厉风行,祭出多项杀手鐧。政府部门首长,撤职、调任消息频盈,令人颇有雷霆扫雪之感,惊喜连连。

马爷子重掌相位, 会有一番大动作,予有政治认识的人士,本是意料中事,而他会大动作来稳定政局,也属无可厚非之举,然而,他在內阁眾司职位还未就位之前,却以乾坤独断之態,下达各种政令,则令人一种莫名之感,难道林吉祥所指的「马哈迪主义」,隨著政党轮替,已默然回归。

如若不是,何解?改朝换代后的今天,会予人一种熟悉感,让人隱约感受到,千辛万苦推到(一党独大)的霸权政治后,(一人)权威政治却抬了头;如是这般,一旦,执政格局定调在权威模式的执政主义上,改朝换代的意义,究竟何在?这是人民要的结果吗?

內阁未明一人定策

新政府內阁还未宣誓就位,警政界便刮起大风吹,把各部门的主管,重新洗牌,勉强而言,那是一种无奈之举,实在为稳定政局而考量,本当毫无悬念。

广告

再者, 新內阁成员名单未明朗之前,率先委任5名前朝元老治国顾问团,也绝对有令人理解的原委,箇中因由,莫不就是安邦定国为先吗?

唯一,让人纳闷的是,莫过於,新內阁在还未召开过任何会议之际,新政府已经越过集思广益的谈论,而下达「消费税归零」和「当国际燃油价涨时,政府补贴差额」,这两项政令,教人摸不著头脑。

难道,涉及国际经济体系改革的政令,可以在缺乏內阁成员討论和研究下,由一人决定论,就能定案?如果是这样,这到底是怎样的概念,「新政府,新希望」口號下的政改,又蕴藏了什么意义?当中有流露出一些什么讯息?究竟希望联盟的所谓4盟党共同理政,其理据又在怎样的基础上?

「新政府,新希望」是希望联盟在第14届大选前,向民眾爭取支持的竞选口號,而制衡「马哈迪主义」回朝,不让希望联盟沦为「国阵模式」也是希盟领袖信誓旦旦的承诺。此时此刻,希盟领导层有必要向人民展示,希望联盟治国模式,让人民清楚看到,新希望的存在,这才是人民所关注事情。

简言之,希盟政权应该彰显,在新政权下「集体领导」,才是新政府的治国格局,一人独断专行的政治作风,不是希望联盟的议程,应被摒弃。希盟政权应该警惕「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万莫让新政权沦为「海市蜃楼」的结果,成为了权威回朝的帮手,最后,落得三国名將周瑜妙计安天下的受害者,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困局。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