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孝仪

全国第14届大选已过了一个星期,同时也划下了我国政坛歷史性的一刻。身为沙巴人的我,可说是相当地满意这次沙巴州大选成绩。被冠名为「国阵定期存款」的沙巴政坛上出现了另一股能和国阵抗衡的实力——沙巴民族復兴党。

美中不足的是,在面对这股第二势力崛起时看见中选的州议员们摇摆不定的立场而引发一波又一波的政治强震。从5月10日起像似观看了一场政治连续剧,上演政权爭夺,搞不清谁才是沙巴首长。有关新闻反覆地更新,同时也掀起了沙巴人对於这次州政府阵容的热议。

这场双包首长事件也掀起了网民的尖酸评语,说道青蛙现象是沙巴一贯的政治风气,候选人没政治理念、见风转舵,是政客所为,不应该再支持他们(候选人)。就连沙巴人本身也很懊恼为何一直出现跳槽现象?

以维护州利益为由

部分的沙巴人为了捍卫本身政治理念和心中的理想首长人选,不约而同地在州元首府外聚集以表心声。更令人意外的是有位选民在大选成绩宣佈后就担心跳槽歷史重演,单枪匹马来到中选议员的家门口举著大字报写道「希望中选的议员不要跳槽,可怜我们的孩子」。

沙巴和其他的州属比起来,沙巴本土政党繁多,如:沙巴团结党、民统、人民团结党、自由民主党、立新党、沙进步党、沙巴改革联盟、沙巴改革阵线、沙巴民族復兴党和爱沙巴党等——所以跳槽及在大选成绩揭晓后换阵营事件的机率肯定比其他州属高。

面对著州政权闹剧重演的同时,我不禁地问,为何同样的事件会持续上演?为何这些「青蛙」候选人会一直中选?这些选民们只是纯粹的支持还是真的很瞭解这些候选人的特质、价值观和政治理念?

例如,有「青蛙王」之称的百林,他的政治跳槽史可说是相当精彩:从90年代开始反覆地跳进跳出国阵多不胜数,但仍能在担布南及根地咬立於不败。虽然百林在本届大选只上阵担布南州席,但其与在立新党的胞弟——杰菲里,在此次州政权爭夺闹剧中仍少不了扮演著「政治青蛙」角色。除了他们兄弟俩,也有其他中选的本土政党议员在大选成绩宣佈后转换阵营。

若仔细观看这些政党的政治论述都离不开所谓的:沙巴人的沙巴、沙巴本土主权及为沙巴爭取1963年大马契约上原有的权利。换言之,这些政党都是以为沙巴人爭取更多的利益为主,才纷纷跳槽、过党及组织各自的本土党。

就如,在这届大选里能和国阵抗衡的沙巴民族復兴党的政治论述,也是以爭取沙巴人利益为主,其党的成员多是跳槽议员。

究竟沙州选民所追逐的是怎样地政治理念还真的很难定论。

若从这些跳槽史来看,爭夺州政权可说是问题(诱惑)的根源。在我国的选举制度下,州政权归於获得超过半数议席的政党或政党联盟。但若朝野议席非常接近,个別中选议员会改变党籍或改变阵营,將牵扯到州政权更动。

曾设反跳槽法判无效政治青蛙事件不仅发生於沙巴州,其他州属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不一样的是沙巴的跳槽风气从未停过;相反地这次跳槽及换阵营闹剧,引起很多沙巴选民的密切关注。经过这样的闹剧后,执政的议员是否该考虑制止青蛙继续乱跳,如在州宪法里加入「反跳槽条例」为沙巴政治跳槽史画上句点?

以檳州在2013年开始生效的《反跳槽法》为例,法令只针对州议员:不管是哪一方跳党將受到法令约束,一旦改变党籍(不管是主动或被动)或以独立人士加入政党都必须进行补选。

在1986年,沙巴曾修改州宪法限制议员跳槽,但在1994年被联邦法院裁定,因牴触联邦宪法下结社自由权利而无效。从此,沙巴无法令来制止跳槽及跳阵营事件,导致沙州政坛至今仍需面对每次大选后摇摆不定的州政权爭夺事件。

为制止同样的政治闹剧在五年后再次发生,沙州政府应考虑在州宪法加入类似檳州《反跳槽法》条例。如之前所分析,当选人能够变卖党籍而得以「参与」或「组织」州政权之举可说是问题的根源。

单一选区两票制

然而在现有的选举架构下,选民无法真正选党, 只能通过「选人」来「选党」。因此应该是让选民直接选党並让选党的票选决定政权。同时保持选民选人的权利。就如净选盟所提倡的「联立式单一选区两票制」(Mixed Member Proportional System ) 。它是领先者当选制(First Past The Post)及政党名单比例代表制( List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的混合体制。

在联立式制度下, 选民有两张选票,一张是选人(选区议员),和我国现有的制度一摸一样。另一张是选党(政党名单议员)。各政党所得议席总数將由各党的政党票比率来决定。一旦採取了这样的制度,即使个別选区议员跳槽,但因为整体议席分配不变,政权不会因为跳槽者的行为而更换,因此少了跳槽的诱惑。选民不用担心候选人会受州政权的变动而转换阵营。

笔者认为加入反跳槽法是利於矫正沙巴政治风气及提高沙巴人对州政坛的信心;而修改选举大架构是为爭取更民主及利於选民和候选人的制度。相信过去长达一周的「第14届沙巴政治连续剧」会是改变沙巴政坛风气的转折点。

虽然改革需要的是时间,但更需要的是执政议员们给予选民看到改革的行动。在没有反跳槽法下,身为选民的我们需要瞭解及知道:一旦候选人中选,他或她就是代议士——公认的官民桥樑、人民的心声代表。所以,手中的那一票决定了我们的政治成熟度及敏感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