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兼荣

希盟政府入阁,敦马宣布了13位部长,阿兹敏也被召唤,出任经济事务部长,雪大臣之职则相信是由阿米鲁丁接棒。其余的州政府行政议员也陆续宣誓就职,州政务也渐渐上轨,各地也传来议员投入为民服务的行列。美好光景一片,尤其有人臥薪尝胆得偿所愿,有人被搞得鸡犬不寧,这样的简单因果报应总叫一般人拍手称快,还不趁机棒打落水狗?

安华被释放后,陈年旧事再被提起,安华与敦马之间的恩怨情仇已有20载,两人因政策理念不同而决裂,安华也因瀆职、鸡姦等罪入狱,狱中生活惨酷,出狱后发动烈火莫熄(Reformasi)运动,1999年大选巫裔选票重挫巫统,只是华裔选票站在国阵的一方,得以保住政权。

然现今两人联手矢要推倒国阵政权,一致目標是纳吉下台。想来也觉得政治是一门艺术,把不可能变可能的艺术,政治没永远的敌人甚是適合形容这两人。

安华带领公正党,异军突起,抗衡国阵,然长久以来无人可完成推翻国阵的壮举,尤其是从內部分裂出去的党员(46精神党)也不例外。

但安华联合火箭坚持至今,三进三出监狱,从被欺凌到被尊重是一段漫长的路,当然不只一哩路长。他选择与敦马联手,想必也是以大局为重,深知马来乡村的突破点,以现况来看非敦马莫属,当然纳吉的丑闻、开除党员等也促成土团党的诞生。歷史总是相似得可怕,彷彿回到20年前,敦马与安华情同师徒的关係,又在延续。

近日纳吉私邸不论內外也是人潮满满,警方以反洗黑钱法连日搜查其私邸,风声鹤唳,媒体与民眾也纷纷赶往现场驻守,静候最新消息。出入纳吉私邸的巫统基层领袖、高层与律师也不少,警方在6个地点进行搜查,搬出一箱箱的珠宝、现钞、名牌包包等无数奢侈品,想必总价值可达上亿。

纳吉称警方所充公的都是朋友所送和政治献金,也批评基于法律的公平性,也应调查马哈迪「朋友送马」;抨击希盟对党员诚信持双重標准,林冠英官司缠身却能任职部长云云。不论现阶段纳吉说什么,不管有理无理,自然也引起人民挞伐,就连投诉警员偷吃冰箱食品也会被非议。

纳吉还是有支持者力挺,不至于眾叛亲离,至少马华与国大党也不离不弃?但眼见不少高层与其划清界限,也觉得现实之残酷,树倒猢猻散可见一斑。被唾弃者,少不了马华,张盛闻率马青中委鞠躬道歉,接受败选,照样引来冷嘲热讽;廖中莱的败选分析结果,將败选原因归咎他人,被直批他根本毫无头绪。

一马公司的真相仍在调查中,纳吉却要求申请证人保护,表示自身与家人处境危险,这些威胁不仅来自国內,更来自海外与一马公司直接或间接相关者。由此看来,纳吉捲入不得了的政治危险,一旦揭露,牵扯甚广。纳吉失势,一马公司丑闻將被揭发,其他人想必不会坐以待毙,或有举动未可知,静观后续发展。

纳吉大起大落,不禁叫人唏嘘。有些人,他可能有远大的梦想,但被蒙蔽,选择利己而拋弃道德原则与金钱妥协、贪恋权力,以至一败涂地,从天堂坠落,一时看不清原因,却还急著断言失败与保住面子。时刻保持清醒,可见绝非易事,尤其手握重权。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