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侯显佳

一场政治变天让我们看到了命运无常、风水轮流转的境遇,也有赤裸裸的人性,其中丧失政权的巫统为我们詮释了推諉、指责他人、自我麻醉的艺术,到今天还不明白巫统走到这一步还是自身的问题,怨不得。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国阵败选后接受访问时指,希盟创造某种群眾效应,在大选时妖魔化他,才导致国阵落得惨败的境地。纳吉此话简单来看就是「他人的错,不是我的问题」,而且还扮演被妖魔化的受害者角色。

在发出上述言论一天后,纳吉在北根出席支部大会时,谴责希盟造谣污衊,导致国阵在大选蒙受最惨败绩,並认为国阵这些年所做贡献没有获得珍惜。此番言论还是推諉和指责,而且除了谴责希盟,还进一步扩大到指责选民没有珍惜国阵的贡献。从纳吉言论来看,丝毫看不到真诚反省,无论是对选民还是对国家。

在这些言论出来的同时,一马公司案也在如火如荼调查中,警方在纳吉的私邸和高级公寓搜刮出令人瞠目的奢侈品和现金,这是否为妖魔化?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另一边厢,一些巫统领袖在惨败之后也开始指责纳吉,一反选前对纳吉吹捧和支持的態度。前內政部副部长拿督诺嘉兹兰日前炮轰纳吉和其家人的负面形象,以及纳吉无法处理一马公司贪腐指控,导致国阵失去政权。

值得留意的是,诺嘉兹兰本人也坦承被任命为政府官员后,就较少「开声」批评最高领导层。另外,巫青团长凯里早前也表明,当初巫统开除前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和前巫统副主席沙菲益阿达时,他对选择保持沉默感到很后悔,这是伴隨一生的错误。

凯里和诺嘉兹兰身为巫统领袖,在选前也担任正副部长,本该为了民眾或党而无惧諫言,如今败选之后才来指责彼此、道歉等「马后炮」行为,不禁让人觉得滑稽和可悲。

他们是否还记得当初將个人权位置于大是大非之前,丟失了本应该承担的责任,在明知道已经出现问题,还怕得罪最高领袖进而失职位,辜负民眾所托,这样的他们,早已经失去代表民意的资格。纳吉、诺嘉兹兰、凯里都分別代表巫统党內三种態度,或许这就是一马公司案滋生、国阵听不见民怨,最终失去民心的原因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