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覃心靖[/highlight]

25名马来显要的公开信,与马来社会中的极端组织如土权及穆斯林连线划清界线,更批评国內一些伊斯兰机构越权执法、甚至违宪颁佈伊斯兰裁决。

这封代表著国內中庸马来人立场的公开信,对於近两、三年来鬱闷的政治气压,犹如注入一股清流。

他们联署信的建议,我国急需一个让不同文化信仰者对话的平台,让不同立场及意见者交流,为国內接二连三的种族、宗教事件,理智地寻找解决方法。就算未能马上解决问题,退而求其次,至少也能存异求同,避免让事件恶化。

这批马来社会的精英们,他们的公开信受到各族热烈迴响,也获得朝野政党领袖正面响应。

儘管如此,他们也警告 ,如果有人动輒將不同意见者標籤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或「反王室」,很难再让人们理智地沟通。

依马来西亚的先天条件,极端思惟本来就不应该有任何滋长的空间,若不是政客们纵容甚至推波助澜,种族宗教沙文主义者不会那么囂张。

种族主义恶化,不是法不够严,而是执法不公。所以企图以维护族群关係为理由来保留《煽动法令》,只是个烂藉口。

如果执法真的公平,首相纳吉在巫统代表大会上宣佈保留《煽动法令》时,现场代表们不该欢呼,他们应担心才对,因为多名代表隨时都可能因本身的种族言论而遭殃。

当某些特定群体如依布拉欣阿里之流者,发表「焚烧圣经」论后免受提控;学者阿兹米沙隆从法律观点撰写一篇时评却遭对付,很难让人信服,政府要保留《煽动法令》没有政治动机。

是的,我国的族群关係日趋紧张,甚至让人担忧,族群问题是否已达濒临失控的临界点。但是要维持我国各族群之间的互相尊重及信任,不能单靠法律,尤其不能依赖一套使用了数十年的恶法。

最基本要求,是一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环境。如果这个社会上,还是有人持著「免死金牌」,並能躲在「种族」、「宗教」、「王室」背后煽风点火而免受对付,再多的努力都是徒劳。「免死金牌」是我国种族和谐的真正绊脚石。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