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黄龙珠

就在全国欢庆改朝换代,期待新政局的到来当儿,唯独吉兰丹华人斯人独嘆息,州政权仍掌握在伊党手中,希盟中央政府又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丹州华裔可说是极度被边缘化。

在伊党州政府的治理下,安居乐业,这四个字对他们来说,仅仅是字眼;丹州人民,尤其是少过4%的华裔,他们的生活作息无不受到伊斯兰法的牵制与影响,单单在商业活动上,只要是穆斯林的祈祷时间,商业活动都需暂停,以便穆斯林可以心无旁騖的祈祷。

虽然说,伊党州政府在此之前,曾经委任华裔穆斯林拿督陈升顿为行政议员,美其名可以为当地华社的喉舌,其实,既是穆斯林,又身处言行偏激的伊党內,又怎么可以抗议伊刑法呢?因此,若说是华社的喉舌,倒不如面对现实,认真地看待伊党摆在当地华社的这颗「棋子」。

第14届大选后,打著可以在国阵与希盟之间「左右逢源」幻想的伊党,毅然弃捨这颗摆在当地华社已久的棋子,这也间接表明伊党州政府罔顾当地华社感受的坚决立场。

伊党老树盘根

在这届大选中,希盟虽將火力开足到吉兰丹,奈何伊党老树盘根,而且希盟在此届大选中也没有委派华裔候选人上阵州、国会议席竞选,实在令人纳闷,难道说,希盟也一样视丹州华社若无睹?在拒绝国阵的马来人海啸中,如果行动党或公正党,可以派出华裔候选人出征哥打拉玛州议席,是否会为希盟进军吉兰丹政权种下一颗种子?相信这至少可以让当地华社看到希盟政府与伊党的不一样及为民服务的诚意。

同样生长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文化与宗教的国土上,但是丹州华裔在政治上是被忽视的群族,他们甚至无法为本身的未来选个可以寄望的州政府;接下来的5年,他们仍然活在没有娱乐,即使是普遍到戏院看一场电影的娱乐,他们也没有这个权力,或许说,他们的生活只能有不需要付费的蓝天白云、瀑布及海边远足的大自然生活。

丹州华裔不是不想改朝换代,但是,仅仅的不超过4%的人口,无法为他们带来任何改变,他们只能寄望在政府所实行的政策中,得到一些公平对待;或许,他们如今只能寄望希盟中央政府,委任一名丹州华裔为代表,即能充当丹州华社喉舌,也有拨款权力,协助中央政府照顾华社需求的上议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