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萧德骧

广告

第14届大选才刚过去两个星期,对于许多人来说却好象恍如隔世。因为过去两个星期以来所发生的事件,好像都经歷了长久的等待。这其中包括了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布拉欣重获自由、內阁回归精英政治,那些困扰国民的贪腐丑闻,也获得重启调查,使国民逐步重拾对国家执法机关的信心。

对于大马子民在过去的大选中鼓起勇气促使政权更替,外国媒体给予正面评价。更有学者在受访时,评价指本届大选显示大马民眾逐渐走出种族藩篱,迈向全民政治。这样的说法令人鼓舞,然而是否反应了实情又是另一回事。

对于大马民眾是否已走出种族藩篱,大马著名艺术家兼社运分子法米惹扎在数天前,通过其面子书专页及推特账號,针对「在希盟政府治理的新马来西亚之下,是否该取消土著(bumiputra)与非土著(Non bumiputra)的身份」一课题发起网络民调,结果令人玩味。

根据法米推特账號的民调,共有3202人投票,其中63%投票人士认为土著身份应保留,而37%则认为应取消;在面子书专页的3500人投票中,则有54%投票者支持保持土著与非土著身份,而支持废除的只有46%。

上述情况也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马现今的实况,即便人民支持改朝换代,但思想上却仍保留了国阵时代的框架。这也可以说明敦马哈迪两年前重出江湖创立新党,为何仍以土著旗帜揭竿起义。种族政治是国阵过去60年来治理国家的遗毒。马哈迪掌政22年,也同样不时玩弄种族政治巩固权位,因此国民思想有如今这样的分野,他需付上一定责任。

对于支持马哈迪带领希盟迎战第14届大选,相信许多人与笔者一样至今仍对其作为保持戒心。马哈迪从大选投票日当天施压选委会公佈选举成绩、宣誓就任首相,至重新启动对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调查,均宣告著强势首相回归,国民在观望之际不免有一丝担忧。

广告

然而从其在筹组內阁的努力,至面对民眾监督,尊重希盟竞选宣言放弃兼任教育部长、不同意警方逮捕对其批评者,又展现出他与以往不同的作风。对大部分人说,面对满目疮痍的大马政局,或许只有掌政22年的马哈迪才有能力摆得平,至少目前来说,马哈迪重新任相的系列动作,某程度上对政权交替的过渡时期起了稳定作用。

对于新政府来说,有许多拨乱反正的工作要做。消弥国民之间的种族思维需要很长的时间,並非一项简单任务。5月9日之后,国家的確改变了,至少政治上已出现新气象。然而对于形塑新一代的国民身份认同,希盟政府相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身为普通老百姓,我们也可以从自身做起,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谈及国家课题时,不要再以种族身份为先,而是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作出发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