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刘华才

广告

近日来,我走访各个州属会晤党员,就民政党在这次全国大选全军覆没,向党员们道歉。民政党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身为高层,我有必要向基层党员说声对不起,以示负责。我坦言,在国阵的体制下,我们没有预感到这次的大选惨败,更没有想到会换政府,民政党甚至在一些属于「白」的选区充满信心,更有望在檳州「破零」。但事与愿违,我们唯有坦然面对,接受败选的事实。

隨著民政党败选,党主席马袖强確实有请辞的意愿,但中央工作委员会决定极力挽留主席,直到下届党选。毕竟今天的局面有所不同,不仅民政党全军覆没,国阵也保不住执政权。民政党这次大选成绩不是主席马袖强个人的错,而是全党及中央工作委员必须负起的集体责任。

在这段非常时期,不实传言也层出不穷,更有传出民政党决定退出国阵的消息。坦白说,基层过去曾明確表达希望民政党退出国阵的意愿,已不下10次;但我强调,在国阵的去留问题必须由全党作出决定,现阶段最重要的工作是重振党员士气,並决定党的未来方向。我觉得民意不能违抗,我们到底还要不要留在国阵,党会在改选后,让基层一起做决定。

民政党日前召开的中央工作委员会会议討论该党接下来的工作和方向,但不会討论在国阵的去留问题。党有自己的程序,不会轻易做出决定。因此我相信接下来將依据党的方向和基层的意愿走下去。

打服务牌效力不大

这场的全国大选,我领悟到一个讯息,那就是打服务牌,效力不大,一旦反风狂吹,选民的心以换政府为中心,即使再努力,也是功亏一簣。民政党接受事实,既然在这次大选全军覆没,没有贏得任何议席,但民政党已经准备好,要做反对党,要专业的去问政和监督希盟政府。

广告

民政党在创党之初的林苍佑时代就处在反对党位置,因此今天民政党回到反对党的位置並不是难事,但最重要的是党员的心留在民政;相信民政党有一天还是会有所突破。接下来民政党会整顿党,我相信会留下来的党员都是认同党理念的人。我们会用党的理念去奋斗,重新干起来。

如今的民政党已经没有资源,更没有利益可言,说得难听一点,民政的问政和监督必须自己出钱出力,然而我们会务实的重头开始。

目前民政党有30万名党员,最终依然认同党理念的人都会留下来,我们也鼓励党员和元老说服自己的孩子加入党,和党一起奋斗,推动党精神,特別在监督希盟政府的宣言执行上,当一个称职的反对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