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潘君胜

广告

第14届大选,国阵总舵主兼首相纳吉领军失败,丟失了坚守61年的江山,也痛失7州的政权,剩下彭亨、玻璃市及东马的砂拉越3州政权。纳吉迅速引咎辞去巫统全国主席,而留下由13个成员党组成的国阵组织,当前也接近支离破碎边缘。

国阵在大选中大败后,有些成员党要退出这个由第2任已故首相敦拉萨创立,却在第6任首相即敦拉萨长子纳吉手上断送的国民阵线(即国阵),让马来西亚首次改朝换代。马来西亚政坛首次由反对党希盟执政,而新首相敦马哈迪也是我国第4任首相,与前首相纳吉在政坛上存有太多纠缠不请的恩恩怨怨。

断送父亲「基业」

失去中央政权后,巫统这个长久而来都在国阵大家庭里一党独大,其它成员党只能靠边站的政党,实际上只掌控2个州政权而已,即彭亨及最小的玻璃市。如今,角逐222国席505州席的国阵,仅胜出79国席166州席,而一直在政坛呼风唤雨的巫统,角逐120国席及342州席,只贏得54国席140州席,国席首次少过全国222席之1/4。

国阵以敦拉萨创立至马哈迪的高峰期,从马哈迪时代开始,巫统就高高在上,在国阵里头担任全国主席、全国署理主席、总秘书三个重要职位,各州的国阵职位安排也是如此,除了檳州主席仍由民政党担任外,巫统都一党独大,马华民政国大党均靠边站。自纳吉出任首相及国阵主席后,巫统的霸道及霸权更上一层楼,竟然覬覦向来由友党马华民政国大党担任的国阵区部主席一职,不惜强势夺走许多由友党担任的国阵区部主席职位,以便上至中央下到各州各国会选区,都掌控著地方上的政府资源。

举个例子,在2013年的第13届大选中,由马华民政国大党3党所角逐的国席合共接近60席,大选后由3党出任有关国会选区国阵主席的选区寥寥无几。马华民政国大党都没有反对,却逆来顺受。

广告

仍维护国阵体制

广大华社当然瞧在眼里,形容马华民政为了当官不惜拾麵包屑过日子。反对党更抨击马华民政奴顏婢膝,加上一马公司债务丑闻继续发酵,以及国民反对徵收6%消费税,这些因素最后变成一团火球愈滚愈大,最后烧燬了国阵一座又一座的城池,烧掉了国阵的江山。

国阵从505大选时贏得的133国席滑落到79席,又失去多州政权,名副其实是兵败如山倒。马华民政惨败,马华剩下1国2州议席,民政全军覆没,两党党內很快传出基层要退出国阵的讯息。但是一些领袖认为退出国阵犹如孤军作战,前途更为暗淡。

巫统是国阵的主柱,儘管大选后巫统千疮百孔,一些领袖已面对或会面对牵连甚广的一马公司课题诉讼案而政途未卜,但是党內许多既得利益者仍维护国阵体制。更有领袖恫言,若然有成员党欲退出国阵,可以自便。

巫统內忧外患,前首相纳吉正被新政府各造调查,处境非常不妙。可是,党內许多领袖仍不醒觉,语气还是那么的囂张跋扈,加速马华民政两党的基层对国阵的离心。

巫统狂妄作风

民间捨弃国阵,马华民政国大党均受到重创,因为选民不满巫统的骄傲自大作风,以及国阵高官只顾自己温饱却漠视民间种种疾苦。执政了61年的国阵政府,被揭发的贪腐事件接二连三,国阵政府高层依然视若无睹,人民面对层层的苛捐杂税而喘不过气,国阵政府却避而不谈。当马哈迪重出江湖,指大马由盗贼政府治国,要国人更换政府告別腐败,马哈迪登高一呼万山响应。509大选,广大选民选择希盟捨弃了国阵,国阵政府倒台了。

民间尤是华社及印裔社会都拒绝国阵,国阵不再是品牌,不再吃香。反之,今天国阵已失去光彩,只要巫统狂妄自大的作风不改,总会一天,国阵会成为压死巫统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天,选民对国阵仍充满著不满和怨恨,马华民政还是愿意留在国阵怀抱,继续由巫统指手画脚,继续低头过著拾麵包屑的日子。华社会回头支持2党吗?答案是不会,两党前路不但永无光亮,最后还在政坛上写上休止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