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兼荣

广告

时间对于人来说,可以是怎样的存在?有人在漫长的时间当中,改变思想,摈弃以往的观念;有人则利用时间的洗礼,作为掩饰,假装受到启发,进而融入大环境之中。「人心难料」这句话,並非空穴来风,防不胜防,所以政治是一门可以把不可能变可能的艺术。不管是心繫国家或个人利益,抑或两者兼具,每个政客都有各自的议程。

北方传来巫统派系斗爭的消息,玻璃市州务大臣阿兹兰宣誓就职仪式遭到同僚杯葛,巫统州主席沙希淡更宣佈开除其党籍,由此阿兹兰便成为无党籍大臣。然他无所畏惧,照样打卡上班,一如往常回到办工室,处理事务。

玻州拉惹非常支持阿兹兰任大臣,也直言绝不会委任淡文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后者为沙希淡的胞弟。拉惹不希望有傀儡大臣,並表示做出正確的选择,纵使阿兹兰本身有弱点,但可以改善。拉惹有权钦点州大臣,且具法律效力。

至于巫统前主席──纳吉私邸以及各处搜查出来的物品,多如牛毛,警方也连续几天点算与邀请专家前来鑑定海量的珠宝、名牌包、名表等价值。在柏威年豪华公寓搜出的72行李箱,其中35箱就收有逾亿的现金,可谓真正的俯拾即是。

大选之后2週,彷彿国阵也慢慢认清失败的现实。纳吉连番被反贪会传召录供,步出门口也是笑语盈盈,向媒体发言。他抨击希盟政府针对国债发表不符事实的言论,玩弄数字(1兆马幣)来詆毁前朝政府。其实国债为6868亿令吉,政府所承诺担保的债务不应纳入,且属于可接受范围內。

纳吉斥责发佈这样的言论,也带来相应代价,即大马股市下滑,于週三(23日)数以亿计的市价在一天內蒸发。若果真如此,先不论国债的標准算法,希盟政府选择公开国债,一方面会造成市场波动,外资对大马信心不足,进而从中撤资对大马造成影响;一方面则加剧国民对前朝政府或纳吉本身(聚焦在领导人)的负面印象。这也是事实。

广告

看来,纳吉也开始接受自身反对党的身份,不再沉寂,发声抨击希盟,还真希望搞派系斗爭的党员向其学习。虽然其印象在多数人心里,永远留在「错」的一边,再者以刚落败者的身份,挑战当权者確实勇气可嘉,情理上也应当如此,但这无疑是以卵击石。纳吉虽失势却还有一定的影响力(或许会隨著时日消退),除了先前巫统的领袖拜访纳吉,现在成员党领袖──苏巴玛廉与王赛之亦前往会晤,为纳吉加油打气。

或许, 国阵有天会再度崛起,打著的旗號不再是以「各族平等」包装的种族主义思维,而是切实的包容多元主义,想来也並非不可能。总要时间进行改革与调整,为了对抗希盟政府,不得不如此。再说,政治本来就是如此,安华早期也是极端种族主义急先锋,被罢黜后也被称为机会主义者,铅华洗尽,骨子怎么想无人知晓,但其为人民而奋斗的精神无容置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