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谢诗坚

广告

先从马哈迪于1981年拜相说起。距离今天也已经是37年了。这种的变化可以说很大,也可以说不大,因为原来的面貌直到今天还是原来的面孔。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时代变了。在主要人物不变下,变成旧酒装新瓶。

且让我们先回到从前。当年的主角是马哈迪,在「513」悲剧后从中崛起,因为是他最先开口把东姑拉下马的。虽然在1969年时被东姑开除出巫统,但在敦拉萨于1970年拜相后就在隔年(1971年)大张旗鼓地把马哈迪迎回巢。

马哈迪在1974年大选后被委为教育部长,开始了他的官场生涯,接著在1975年的党选中被选为副主席,另两位副主席是嘉化峇峇及东姑拉沙里。

由于在党內的排名往上升,当敦拉萨于1976年初逝世时,升任首相的胡先翁需要在三位副主席中物色一位接班人。最后选上马哈迪。他成了党的署理主席,也兼任副首相。当胡先翁在1981年宣佈退休时,把棒子交给马哈迪。

马哈迪上台不久,有一位充满理想的青年闯进他的心扉,说他要参加巫统,这个人就是我们大家所熟悉的安华依布拉欣。

敦马欣赏安华好学

广告

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外界总是认为是马哈迪拉拢安华进巫统;而事实上,是安华要进巫统,以便取得一个政治平台。因为伊党给不了他这么一个机动性的平台。

马哈迪欣赏安华的好学不倦;尤其是对他的伊斯兰知识渊博表示敬意,而当时安华也是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的主席,对年青穆斯林有很大的影响,自然成为马哈迪重要的好帮手。

当安华在1982年中选国会议员后,他对马哈迪只委他担任首相署副部长表示失望,他想要的是正部长。马哈迪在回忆录中形容安华的投诉是不恰当的。但他仍未发现安华有什么大野心(当年安华只有35岁,马哈迪认为不必急于求成)。也许是因为他少年得志,在后来吃了很多苦头。因此他近日向其女儿努鲁依莎说不必急于担任部长。这一席有感而发的谈话也间接告诉女儿急于求成到头来是適得其反的。

正如我们最近看到刚获得特赦的安华已表白不急于接班,这无形中消除了马哈迪的压力,可以安心进行改革计划。在此时此刻,安华享受的可能是「大器晚成」的甜蜜,一如马哈迪得以在93岁再次拜相也真是不可思议的。

其实当安华在1982年的党选中与纳吉联手击败了原任巫青团长苏海米(哈仑侄儿)后,官运一路亨通。1983年他被扶正为部长,遂了心愿。

指阿都拉领军不力

回想起来,安华或多少会后悔在1993年党选时,急于挤掉署理主席嘉化峇峇,令马哈迪很不高兴。事先他已劝安华不要这么急于上位,但后者说其团队的人都急于求变。不仅与此,安华还在那年组成以他为首的「宏愿队伍」,另三位成员是纳吉、慕尤丁(时任柔大臣)及莫哈末泰益(时任雪大臣)。

这一个队伍是准备接马哈迪的班,引致马哈迪对安华格外戒心。

马哈迪的策略是:一,在1996年党选前,召回东姑拉沙里的46党成员,以制止安华势力坐大;二,在党选中佈阵阿都拉竞逐副主席,结果被挤掉的是慕尤丁,宏愿队伍被打散;三,在1998年金融危机后向安华摊牌,要么出国出任大使,要么面临法律制裁。在安华拒绝后,不幸于1998年9月1日被革职,復又被开除党籍。从那一刻起,安华需要用20年的时间才再度翻身。

在1999年时,马哈迪升阿都拉为党署理主席兼副首相,当时有人纳闷为何不是纳吉?毕竟纳吉在副主席得票较阿都拉高。后来马哈迪透露了纳吉年轻还有机会。因此当在2003年马哈迪退休时,阿都拉隨著拜相。原以为阿都拉会择纳吉为副揆,未料阿都拉一直不委副手,造成马哈迪不耐烦,不得不出手迫使阿都拉同意。

到2008年大选国阵受重挫,马哈迪又指阿都拉领军不力,逼他下台。结果纳吉在2009年成为第六任首相。初时他与马哈迪关係相当不错,主要是前者的父亲是马哈迪的恩师,自然要扶下一代一把。

詎料在2015年后,隨著一马公司丑闻爆开,马哈迪来一个大转变,转向与安华合作,让许多人跌破眼镜。接著又拉拢慕尤丁合组土著团结党。

自从马哈迪转换码头于2016年正式与希盟合作时,显示他再拉过去的盟友另辟途径,一方面收拾纳吉和国阵及巫统;另一方面,展现一个新的政治分水岭,用同样的人马带出一个新的马来西亚。

巧合的是,不论是旧巫统或新组合都是离不开马哈迪和安华。这个世界也真是小到可以用旧人迎新局?

于是我们又看到人事的佈局回到从前,即第一號人物马哈迪;第二號人物安华(他在两年后会接班)和第三號人物慕尤丁,而合作对像不再是马华或民政,而是行动党。国大党也感受到行动党带来的威胁。

如何收拾烂摊子?

另一方面,虽说这是第一次政党轮替,把不可能化成可能,但弔诡的是,使用旧人推翻自己曾领导的旧政权,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

如果说过去是巫统独大,其他成员党则陪衬组成国阵。如今是土团党、公正党及诚信党组成铁三角,加上行动党,再也没有所谓其他小党的存在了。

我们只能说,是马哈迪「改朝换代」成功,正如孙中山成了「辛亥革命」的大功臣,但接著下来,如何收拾烂摊子?如何建立一个公平与公正的社会?就要看新政权能否深入民心的改革,还是仍存在种族政治的心態。

一时之间,也不可能找到答案,正如我们对公正党的看法是它的多元种族內涵有没有华人的代表地位?华人在党高层有参与决策权吗?华人有机会当部长吗?不是二级部长,而是有其代表性的部门,以反映其多元性。不然我们又回到从前的种族政治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