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Terence Fernandez

广告

在国会解散前,我找了一群朋友和了解政府事务的人聊天。这些人之中,包括与马哈迪关联的人。那时希盟已经形成,並且同意如果希盟胜出,马哈迪就是首相人选。马哈迪也会在適当的时候,让安华接任。

在谈话中,一些人指马哈迪只是「过渡首相」,不过与马哈迪相关的人却严厉声明,如果希盟胜出,就是马哈迪主政的时期。当时,这人说:「没有所谓的临时或暖席的首相。马哈迪会是实权的首相,他將如首相般做出决策──諮询他的內阁,但最终的决定还是在他手上。」

当时,他的声音充满焦虑。那时,希盟內部依然有矛盾,如一些人並不认同马哈迪为首相人选。他们担心马哈迪「本性难移」,担忧马哈迪过去执政时的专制主义会重返。

马哈迪的助手和支持者坚持认为,这位92岁的老將儘管会依据私下的协议让安华接位,但他在位时,依然会实权领导。然而,马哈迪领导下的希盟政府执政三週后,却面对著內部一波又一波的企图破坏。尤其一些希盟领袖,特別是对公正党言,马哈迪只是达到目的的工具。他们或许愚蠢地认为,基于公正党在希盟拥有最多的议席,所以马哈迪须听从公正党。

这从委任內阁阵容开始,一些领导人开始质疑马哈迪的决定,而忘了委任內阁成员,是首相的权力。他们认为,马哈迪似乎在玩其过去执政时「臭名昭著」的制衡手段。当然,马哈迪需要处理希盟4党的利益,但马哈迪认同並善用,人民支持希盟是要另一种政治模式的力量。

大选时,选民热情出来投票,其中一些人更从遥远的地方飞回来投票,他们不仅仅是为了推翻国阵。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我们——想要一个不以种族和党派为基础的新马来西亚──而是一个基于《国家原则》和法治下的共同体。

不应学巫统恶习

广告

每个人都知道我们的第7任首相並非完人。他被指单方面决策,有时会让我们想起其任第4任首相时作风。然而,这是人民给予马哈迪的委託。这些人也承认,他们需要马哈迪来吸引那些永远不会支持安华或安华领导在野联盟时的选民。

安华是聪明的,他在获释后的第一天发言时就宣布,坚定支持马哈迪。他也指责公正党內一些人爭权夺利,並提醒一些党领袖去了解民声,以及尊重人民的意愿。

相比马哈迪,安华作为一名较年轻的政治家和候任首相,他的角色是要確保马哈迪拥有一定的施政空间,而不受公正党一些领袖的干扰。公正党这些领袖应该停止模仿那些导致巫统衰败的关键因素。

譬如,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指马哈迪不是希盟胜利的因素,这令人扫兴举动的背后动机是什么?挑起这样的课题,除了可供学术辩论和做为第15届大选的研究题材外,又对谁有益呢?如果拉菲兹的批评是针对现有政府缺乏制衡,尤其目前缺乏可信赖的反对党,人们会更尊重这些公正党的领袖。

如为何不评论及批评:希盟无法100天履行大选宣言的承诺?或者说,新財政部长为何还没解决其被指控案件时就上任?还有与马哈迪关联的大亨重新出现等现象?令人惊讶的浮罗交怡大型发展项目?非民选的耆老理事会影响力越来越大?或者说新政府上位三週后,为何还没有一个完整的內阁?

这些批评是我们投「改变」一票所期待的,如果这些公正党领袖无法提出有建设批评,他们就应让马哈迪全力履行人民给予的委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