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砂州联委会副主席黄培根州议员形容,创业容易,守业难!

行动党砂州联委会副主席黄培根州议员形容,虽然希盟已做政府,但却是第一次入主布城,也第一次面临做政府的各种挑战。

而在砂州的他们,尽管联邦已做政府,但州方面,行动党还是在野的地位,所以比起他过去参政的19年来,在离未来州选的3年期间,将是他们面临更具挑战性的时机。

尤其要做好准备,于来届州选时,希盟也要将砂州政权拿下。

他形容,过去19年加起来的挑战相信不如往后3年内面对的挑战多,只因人民对行动党和希盟的期许更高。

大马政局重新洗牌

他说,现在大马的政局已重新洗牌,包括砂州也一样,只因砂州政党老大土保党如今也宣布退出国阵了。

此时是大马历经第一次政党轮替做政府的交接,除了联邦方面,一些州属也落在希盟的手上。

他表示,希盟做政府未足一个月,但许多方面的改革已令大家对希盟政府和马来西亚的未来有更多的信心,尤其是看到制度上的改革,而不是人事上的更动而已。

坚守承诺监督政府

“除了面临各种第一次做政府的挑战外,诚如行动党精神领袖暨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表示的,除了做政府外,行动党还要继续监督政府的政策,像过去一样,并没有因为角色改了而忘记当初承诺人民的一切。”

他指,希盟做政府了,但也要自我监督,因在州方面,行动党还是反对党身份。

对于新角色,他坦言自己还在适应当中。

兑现竞选宣言
全马政府赢得民心

他说,现在到未来5年内是希盟兑现竞选宣言的时机,主要工作包括要做全马人民的政府,证明希盟政府的领导能赢取砂州人民的支持,让砂州人民有信心,而非成为国阵2.0及下放MA63建国契约下的权利予砂州。

他表示,下放权力予砂州也要得到砂州政府的配合,如希盟之前提及的竞选宣言指归还50%的税收予砂州以及20%的开采税,是必须要确保这些收入都要真正用在砂州的发展工作上,如建国契约的教育和医务领域范围,以减少发生如前朝政府贪污的事件。

他说,由于贪污和腐败的滥权,致使砂州在发展上落后西马几十年,如教育上的拨款受忽略,许多乡区的学校已残旧,急需重建。

为了确保权力下放的领域能真正让砂州受益,所以希盟政府料会成立一个由内阁组成的委员会来处理,其中其成员包括砂州希盟的内阁代表。

他指,有关权力下放的事相信要等到联邦内阁名单全部出炉以及召开会议后才能进一步的处理。

砂权力下放必践诺

他强调,希盟政府对砂州的权力下放的承诺肯定是有的。

黄培根说,来届州选,已朝着准备要做州政府为目标的砂希盟需要具备各种人才,因此那时有志服务人民,或是过去碍于希盟是在野党而不能加入成为党员的人士,或认同行动党斗争目标的年轻人,此时是加入行动党的时候,已壮大行动党的队伍。

他表示,看到州的土保党主席阿邦佐哈里宣布,该党退出国阵是好现象,这显示对方也看清大马政局的重新洗牌了,毕竟砂州发展的工作也需要联邦的拨款。

他希望有志要加入行动党的年轻人及专才,也能看出这一点,做好准备来迎接砂希盟做州政府的来临一天。

他表示,由于要准备入主州政府,所以砂希盟在第十四届国选后,没有机会去休息或有蜜月期。

他称,该党总部已指示全部的国州议员,全国的妇女组及社青团成员,于本月29日至30日赴西马参加一项训练营。

他说平常训练营工作是在正月举行,但今回却不同,可见行动党已策划剑指做砂州政府的目标前进了。

领袖细心过滤
拒投机者入党谋利

在召收党员的同时,他认为领袖们也必须要过滤一般,以确保要加入的人是真诚为党和人民服务,不是为个人利益。

他称,在过去的一般人眼里,政治是肮脏的事,其实政治是与生活有关的事,肮脏的是从政者的心,不是政治本身,但希盟政府当政以后的首个月内,让人看到了希望和信心,每天都有惊喜出现如华人做财长,印裔做总检察长。

“我们不能抗拒政治,必须要参与政治,才能改变政治。”

对于已故砂州主席黄和联律师和已故全国主席卡巴星律师看不到大马变天的来临,他相信黄和联和卡巴星在天之灵一定会看到的,且会告欣慰。

“不仅怹们两人,相信一路来跟行动党站在一起,无论是早期的还是后来才离开的党员,他们对党的贡献,大家都会默念在心里,毕竟没有以前就没有现在的,我们要感恩前人的付出。”

希盟做政府,行动党是一步一脚印走过来的,西马的行动党已成立超过50年,砂拉越也逾40多年了,如今虽已达至改朝换代的目标,所谓创业容易守业难,所以接下来是如何守业才是最挑战的。

“如何确保政府的政策是利民的,将人民心声带上,确保希盟宣言被兑现,在5年期限内,如果无法100%落实,至少也要有70%。”

他表示在行动党的这些日子,他最钦佩的人是林吉祥,林吉祥是行动党精神的最佳诠释人,一生只为党付出,一生的时间都跟党绑在一起,他已不属个人了,而是属于党了。

林吉祥从政不求当官

如今行动党已成功参与做政府,但林吉祥却没有入阁,证实当初国阵指的如果希盟当政的话,林吉祥会做首相的传言是假象,事实是林吉祥只从政,却从未想过做大官。

现在的林吉祥还在为党务忙,那里需要他,他就去那里,这就是林吉祥的精神,永垂不朽。

黄培根断言,大马的从政者没有几个是有林吉祥的情操。尤其林吉祥心系人民百姓,明言行动党虽然做政府了,但也要扮演监督的角色,而他准备,也继续扮演这个角色,像过去一般。

联邦和州有别
教育人民区分权限

他说行动党的另一项任务是继续教育人民,要教导人民如何区别联邦和州的权限范围,惟有此才能有效监督政府的政策,会懂得采取正确途径反映问题。

“如现在希盟是联邦政府了,市议会的工作还是在州政府的权限范围内,有些人仍然不懂。”

他也称,在过去的服务人民事务上,虽然有些时候不在该党的权限范围,但为服务人民,他们当时还是要指指点点,向上反映或投诉。

“只因不管有没有做政府,政党成立的目标是离不开服务人民的,做政府只是因为获得人民的委托而上台执政,如果不能服务人民,那成立政党又为什么?何况做政治原本就是漫长的道路,非一蹴而成。”

像他自己,参加诗巫行动党19年来,有过4次参选,4次落败的记录,也看到周遭的人来去或更新,或离开人世,而自己却能盼到改朝换代的日子到来,心里的安慰是不在话下。

他说,过去的种种付出,包括明知道输了还是要去竞选的前路,并不是别人强迫的,而是心甘情愿的去走,今天的新政府成立,总算是对他自己和家国有一个交待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