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宏祥

没错,509大选是「全民海啸」,让掌权61年的巫统瞬间垮臺。然而,选票统计显示,希盟得票並不过半,而国阵与伊斯兰党得票总和是51%。有者以马华公会、民政党、印度国大党惨败结果推论,非马来人/穆斯林在第14届大选中一面倒抗拒国阵,因此投国阵的选民以马来人居多。

此说与选前分析没太大出入,即希盟能否脱颖而出,取决於希盟与国阵的马来票之差距。在穆斯林选民中原有近三成基本盘的伊党,估计在509大选中获逾三成的马来票。根据初步统计,希盟获近三成的马来票,把自己与国阵的马来选票距离拉近到10%左右。换个角度,儘管巫统流失马来票,但总的来说,巫统与伊党依然是马来选民首选。两党共得72国席,在下议院有近1/3的实力。

不获半数巫裔支持

反观希盟,穆斯林议员並不过半。换成是509之前,巫统与伊党必针对此事大做文章,攻击这个「多元」的政党联盟「马来人/穆斯林代表性」不足。然而,巫统一夜之间倒台,溃不成军。党营媒体如第三电视(TV3)见风使舵,拥抱「新时代」(Era baru)。巫统上下领袖甚至回不过神来,自保都来不及。举个例子:希盟掌控联邦政权后,过去砸酒瓶、大闹茨厂街、雪州政府办公楼的「红衣人」领袖嘉玛,马上失去警队的「关照」,只能狼狈逃亡。]

在此关键时刻,希盟夹著「马来西亚」民意,並以民族主义色彩强烈的马哈迪坐镇,强推改革议程。从委任林冠英为財政部长,到汤米汤姆斯出任总检察长,希盟面对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的抗议,以及来自伊党、王室的阻力。马来人还不安吗?穆斯林还焦虑吗?不尽然没有,只是由於政局的转变,这股情绪不像过往般被党国媒体放大,或个別团体人士推波助澜。

这是巫统最脆弱的一刻。该党如今陷入「拥抱多元」或「强化土著议程」的路线之爭,而各路诸侯亦上演党產抢夺之战。大选中未被剿灭的伊党也正在观望,思考未来的方向。希盟如今夹著「新政府、新气息」的优势,推展改革,但议程的优先次序、操作的手法、论述的方式,都必然要爭取多数的认可。

速证明改革有效

实际上,希盟的挑战是:如何在巫统恢復元气之前,说服多数人民,此时此刻的改革,长远而言对整体马来西亚人有利。

职是之故,相对於族群权益、宗教地位的爭议,重建法治精神、尊重言论自由、强化选举、司法、警队、议会等制度改革,在此时更能得到社会普遍的共鸣。

唯有把这些基础与支柱打好,我们才有能力去处理更受爭议的族群宗教课题,甚至应对保守势力的反扑。而希盟也必须赶在下一届大选之前,证明执政首一百日所施展的改革成果,比过去61年巫统一党独大的模式,更能保障全体马来西亚人的利益。

受压迫的族群都希望正义能在这片土地上得到伸张,少数族群都希望终有一天,马来西亚不再有歧视与不平等。509后一个月,我们欣见一些身怀理想的人,终於被摆到適当的位置,去匡正国家崩坏的制度。但我们亦背负使命,让这些人体现的精神,可以在未来成为马来西亚人共同拥抱的价值。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