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蓝中华

5月9日,当马哈迪率先依据非官方数据宣佈希望联盟已夺下布城时,国阵主席纳吉並没有立即公开反对。隨后,5月10日早上,纳吉召开记者会宣佈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获得超过半数的国会议席,但他承认自己无法继续当首相,而国家元首將依据本身的判断委任新首相。同时,纳吉也驳斥企图发动戒严或政变方式维持政权的谣言。

纳吉是首个因为丑闻下台的巫统和国阵领导人,他下野后立即面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丑闻的调查。针对他的指控一夕之间排山倒海般涌来,无论是马哈迪或安华都在暗示纳吉將会因舞弊案坐牢。

敦马发展现代化军事

为什么纳吉明明知道自己下野后就会遭受政敌秋后算账和面对牢狱之灾,却继续和平交出政权给希盟?为何巫统(纳吉曾任国防部长多年)没有动用军队发动政变以捍卫政权?这是值得討论的问题,因为510是纪念性的一日,除了纪念政党轮替之外,也应庆祝我国威权体制居然和平交出政权给新政府,没有让我国步上缅甸军人政府否认选举结果,最终导致国家动盪的后尘。本文將试图討论此问题和提出5个理由。

首先,马哈迪扮演关键的角色。相对于旺阿兹莎,马哈迪是军队非常熟悉和尊重的首相候选人。很少人知道的一个事实,即马哈迪是我国武装部队现代化之父,今天海陆空武装部队现役所使用的主战装备几乎都是在马哈迪之前当首相时所购买的,且今天的国防政策和军事战略几乎与马哈迪政府时代的政策相差不大。

譬如,陆军的PT-91M主战坦克和ASTROS火箭炮,组建第10空降旅拳头和快反部队;海军主力舰艇如莱丘级护卫舰、?鱼级潜水艇和吉打级巡逻舰;空军的F-18D、米格-29N和苏-30MKM主战机,都是在马哈迪政府时代採购的。没有马哈迪,就没有现代的马来西亚武装部队,这个说法是不为过的。武装部队记得马哈迪为国家防务能力所做出的贡献。

军队遵循王室决定

其二,希望联盟中获得最多席位的政党依次是公正党(47)、民主行动党(42)、土著团结党(13)、诚信党(11)和民兴党(8)。本质上,这还是马来人掌控的联盟,虽然作为最大的非土著政党——行动党获得有史以来最多的席位。

虽然军队明文被训令要捍卫王室和国家,但其另一个隱晦的责任是要捍卫宗教、族群和国家(Agama,Bangsa & Negara),这是巫统在过去数十年来向军队灌输的观念,並已深入军队的骨髓中,特別是皇家马来军团。既然马来人或土著依然是最大的掌权者,那就没有理由去反对之。

其三,王室的作用。根据《透视大马》报导,公正党领袖蔡添强说:「面对国家政权变天这前所未有的大事,王室方面也显得谨慎,当晚实际出面主持大局的並非国家元首莫哈末五世陛下,而是副国家元首、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陛下。苏丹纳兹林沙是在获得国家元首的授权下,透过全国警察总长与希盟接触,並提供意见予元首。不过,元首于凌晨时分告知,在选委会没有公佈正式成绩之前,陛下未能准许新政权宣誓。」

5月10日,在马哈迪宣誓当首相的议程一拖再拖的过程中,柔佛州苏丹录製短片公开要求国家王宫尽快解决拖延问题和让新首相上任。

王室透过警方联繫希盟和录製短片阐明立场的行为无疑向军队传递了一个信息,即政权已更迭,王室也接受了新政权的诞生,那军队作为王室的捍卫者也应该接受王室的决定。

文人治军习惯

值得一提的是,宪法上国家元首是武装部队最高统帅,而多个州属的苏丹或王储也是武装部队的赞助人(Patron)。例如国家元首是皇家马来军团的名誉上校(Colonel-in-Chief,类似名誉司令)、雪兰莪苏丹是海军名誉上校、彭亨州苏丹是空军名誉上校等等。这些成为赞助人和名誉上校的机制让武装部队与王室有机结合在一起,让两者的关係非常密切。

其四,文人治军的习惯。这是大英帝国留下来的传统,且得到歷届政府的尊重和实践。军人不能当国防部长,除非选择退役参与选举成为国会议员或被委任为上议员,但是迄今没有军人选择这条道路。前武装部队总司令莫哈末安华现在是上议员,也是武装部队基金局主席,但在国阵执政时代,他没有被委任担任国防部长。

国防部长是內阁的关键职位,通常首相会委任其信任的人选担任,甚至是自己兼任,马哈迪和阿都拉在担任首相时曾兼任国防部长职位。

其五,武装部队总司令拉惹莫哈末阿凡迪曾是第2步兵师师长,驻扎地在檳岛,与檳州民联政府曾有过短暂的交际。之后,他升任陆军野战司令、联合部队司令部司令、陆军司令,然后武装部队总司令。作者本身与阿凡迪在担任第二步兵师师长和野战司令时有浅交,对此人的印象是他积极推动华裔从军,也协助华裔退伍军人协会的成立,判断他有比较开明的想法,不会接受军人执政的想法。

510政权和平转移的確成为了本区域民主化的典范,其產生的溢出效应可能会影响其他生活在威权体制下的人民和国家,例如可能会促使与我国唇齿相依的新加坡人民寻求更大的民主化空间。除了本文所提的5个理由之外,尚有许多细节等著媒体或相关当事者的披露,而这些细节和理由值得学者和专家去进一步探討。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