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油公司針對石油擁有權事宜入稟聯邦法院一事,可說是挑起了砂拉越人民的敏感神經,並讓朝野政黨領袖為之發表了一篇又一篇的言論。

廣告

砂拉越的豐富石油資源,可說是上天給予砂拉越人民的恩賜,所以在當年參組馬來西亞的時候,參組各方所簽署的1963年馬來西亞立國契約,就已經將保障砂拉越自主權益與權力的事項概括其中。

在成立馬來西亞之際,我國憲法也保障了所有與礦物資源相關的發展,而在該方面,所有與土地有關的事項,都將隸屬於砂拉越的權限與主權。

唯,1969年頒布的緊急法令,卻成為了削弱砂拉越自主權的一道障礙。

該緊急法令後來在2011年11月份被廢除,但當時的聯邦政府卻隨之推行了2012年領海法令。該項新法令,就將影響砂拉越在領海邊界的自主權,並會將原屬於砂拉越事務的礦物發展項目保留在聯邦行政之下。

此外,我國國會在1976年透過修憲、將砂拉越與沙巴原來具備的邦國地位降至州屬之舉,以及通過1974年石油發展法令等決策,也大大影響了砂拉越的自主權及權益,以及砂拉越的石油與天然氣資源。

相關的法令與砂拉越的石油與天然氣資源息息相關,並且也是國油公司針對石油擁有權事宜入稟聯邦法院一事的癥結及爭論點所在。

廣告

在該前提下,加深自身對1974年石油發展法令、1976年的修憲、2012年領海法令等相關法令的了解,或許就有助於了解最近造成紛擾的石油課題。

正所謂,“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所以一味糾纏於過去的誰是誰非,對解決石油課題或許並無多大助益。

因此,鑒於國油公司已經針對石油擁有權事宜入稟聯邦法院,所以在司法上的據理力爭,或許不失為釐清有關課題的最佳方案。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