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首相马哈迪医生宣佈希盟国会议员,將得50万令吉拨款,服务中心补贴20万令吉。相较之下,在野党发给20万令吉,议员中心资助10万令吉;比率失衡,一目瞭然。读到这里,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心里因此倍感不公:

「前朝政府没给予在野党选区拨款,希盟政府给予在野党选区拨款,这点值得肯定。但是,在野党的选区拨款少了至少一半。……亚依淡、金马仑、哥打峇鲁、丰盛港……选区的人民没有缴税吗?还是只缴一半的税?」

一段短文,一连用了三个「拨款」,魏家祥文告的非常词穷,可想可知,遑论论据了:歧视国阵旗下的选区,自然是不对的;但是,何以此前身在执政党,魏家祥不曾有所感受,挺身代为爭取?

现在国阵兵败,仓促下野,马华也沦为仅剩三个学生的微型华小;魏家祥总算尝尽苦涩的滋味,这才匆匆承认「国阵之前做得不对」,自然要面对网上的调侃和街上的炮声了。

儒家所说,魏家祥想必读过:「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誓,可谓仁之方也已。」如果当权之日,不能推己及人,视若无睹国阵的囂张跋扈;如今反倒反诉于希盟,魏家祥要怎么服眾呢?

何况,眼下国阵,尚存砂拉越、玻璃市、彭亨三个州属;不知执政三州的大臣和首长,如何配给本州的选区拨款?仅此一问,南中国海两岸的选民,当可觉察双重標准的耐人寻味了。

是的,这个国家的行政之標准,正是这样:標准往往没有標准。国阵在朝,犹是如此。拨款的魑魅魍魎,微不足道;选区之划分,才是关键,边界蹊蹺,大小不一,不知指引的圭臬何在?

说到底,治国之道,就像世界杯:球场一样,龙门不变,裁判中立,门票一统。道理浅显,思之自明。可惜,魏家祥不但从来不以为然,现在还要清高发言,难怪想要第一时间叩应电台嘶喊受不了(beh tahan)的读者,纷沓而至,多如限量包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