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广告

刘钦侯一生行善,创办医院拯救世人,而刘钦侯这三个字怎么会造成敏感?那真是匪夷所思了!

最近为了要纪念刘钦侯这位一代医学界伟人而要以他的英名作为一条路的路名,然而这一建议却引起一些人极力反对,闹个不休!

刘钦侯医院是砂拉越中区人民的保姆

刘钦侯医院建于英国殖民地时代(1930),距离现在大约有86年的光景。

它跨越了英殖民地、日军统治与砂拉越加入马来西亚三个朝代。经过了这么漫长的时间,为何到现在还在争论需要或不需要设立刘钦侯路的课题!?经过数十年的之后,刘钦侯这三个字还这么敏感吗?原因出在那里?

我可以在这里肯定地说,甘榜依勒、甘榜拿督,包括上游的伊班族、马兰诺族,还有鸟鲁族,都是在这家医院出生的;它是各族人民的诊疗所。因何到现在才爆出刘钦侯这三个字是个敏感课题?

广告

讲这话的人的确要负起责任,古人有句话说,[人在做,天在看] ,对刘钦侯这三个字产生恐惧感,是否他们心中有鬼在作祟!?

刘雅芬报效地皮办学

以前,诗巫中学那块地,是刘雅芬报效的,现在连刘雅芬一个字都没有留下来!

我希望中区的人民发动起来向我们的首长争取这些名字,因为我们的首长曾到过诗巫与泗里街造访,我希望中区的人民向首长争取将刘钦侯与刘雅芬的名字保留下来以资纪念。首席部长年轻时也曾在泗里街与诗巫服务过。他应该也了解诗巫过去有间刘钦侯医院与刘雅芬所报效的诗巫私立中学的存在。

我们华人很失败,自相残杀,一定要向其他族群学习与看齐。

什么叫着法律,所以,华人主要都是为了私人利益。

这块刘钦侯医院的地皮与诗巫中学那片地皮也是因为利益冲突。

到最后过去先人的功劳被抹杀掉,永远在这社会上消失掉。

我过去是住在诗巫的中区,我也曾在刘钦侯医院住了一个晚上,那时是在1961年,是黄顺开医生为我诊病,黄医生医术高明,在他医治之下,到现在我的旧病都没有复发。

黄顺开医生在刘钦侯医院也服务了数十年,他应该也了解到有没有刘钦侯路。

请诗巫的官老爷问问黄顺开医生就知道了。或许可以查查英殖民地的历史档案有没有刘钦侯路的记载。盲目的争论与事无补。再争论下去,只有沦为笑柄。

政府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政府因何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我到现在才完全明白。前两天我国教育部长慕尤丁访问中国时,被在中国留学的马来西亚学生问起,因何马来西亚迄今还不承认华文独中的统考文凭?慕尤丁对这课题很明确地说,独中目前所采用的课程,没有按照国民型教育体系去执行,所以不被接纳。慕尤丁说,他曾经通知董总,可是,董总一直无法改变其教育岗领来符合政府的教育政策。所以,一直拉到现在教育部都无法承认独中的统考文凭。

慕尤丁还重申,其他国家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马来西亚政府未必也要承认统考文凭。他说,各国的教育政策不同。原因即在此。

这里我要问我国的教育部长,国民型的教育体系与世界其他国家的教育体系是否一样。为何前任首相马哈迪曾说,以前马拉的毕业生很难找到适当的工作。马拉离校生约有数万名找不到工作,甚至连私人公司都没有聘请这批学生工作。前阵子还有位女大学生说,她们的薪金比其他同事来得低,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教育部长要彻查这些事实。这些原因出在那里。

如果为了国民大团结,要实行怎样的教育政策,三语并重,英语、马来语、华语,或还有其他语文。所以,这些语言能够掌握在每个族群的手上,国家一定团结一致,安居乐业矣!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