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图

亚庇13日讯|州卫生及人民福祉部长黄天发昨日发布州政府有意要制定餐饮标准价,引起坊间商家和消费人两极反应。

广告

黄天发是在消费税被减至零税率后,不少餐饮价格不降反涨,引起舆论抗议,黄天发要求餐饮业者调低餐饮价格,并拟定标准价,结果大部份的餐饮业商家都相当排斥「制定标准价」政策,认为此举违反自由市场定律,对商家有欠公平,但绝大部份的消费人则拍手叫好!

不能「一刀切」

沙巴西海岸咖啡茶餐业公会主席杨子云受询时表示,不少会员对这项政策都持有意见,认为当官者应该要深入了解商家的苦衷,展开更多对话会和商家交流,不能「一刀切」就宣布实行制定餐饮标准价措施。

他说:「对于商家而言,成本必须考虑到租金、人工薪金等,现今达迈一间店的租金都起到4,000令吉,倘若政府要控制餐饮物价,是否也应该控制租金?而且政府也规定了最低薪金制,那又怎么说?」

至于该会是否赞成制定餐饮标准价的政策,他说,该会必须先内部开会商议,并收集会员意见和资料,包括市场价格以及开销成本后,才向政府提出建议价格,并将于本月杪与部长再次开会。

他指出,黄天发有提出,倘若商家愿意和政府合作,贸消部将协助商家,以特价来购买一些商品如舶来饮品等,这点商家非常欢迎。

广告

「目前,有些商家因销量不多,到超市去以零售价来购买美禄和白糖等,如果能以批发价或特价来购买,成本就得以降低,也是个可行的方法。」

丁伟明建议设顶价

在兰瑙经营小食中心的丁伟明则表示,他并不反对政府要拟定餐饮物价的措施,因为他过去两年来都没有起过价。

「我认为政府可以制定一个顶价,商家所定的价格可以比顶价便宜,但不能超过顶价,若要指定一个标准价格,那太限制了。」

他说,在兰瑙租金比较便宜,而且薄利多销,所以他不认为这项措施会对他造成影响。

然而对于消费人而言,「制定餐饮标准价」却是「迟来的春天」。

普通一餐8令吉吃不消

在亚庇上班的美兰妮表示,现今亚庇餐饮价格节节上升,打工族真的感到非常吃力,吃一餐普通的煮粉面都要收8令吉,让很多人都感到吃不消。

「我觉得对一般薪水的打工族而言,吃一餐经济饭菜或炒煮等,6令吉已经是极限了,但有些商家还是节节在起价,如今到处普通一碗面也要8令吉,还没有算喝茶,真是难以负担。」

她无奈的表示,为了省钱,不少像她这样的打工族,都会选择自行做饭盒或吃点零食和面包等当午餐,听闻政府要拟定餐饮价格,她高举双手支持。

即使消费税降到零税率,商家还是有各种不能降价理由,但美兰妮认为政府必须自行收集资料,不能以商家的话为准。

市场价过高政府应干预

另外一名消费人邱必猛受访时认为,政府制定标准物价是很合理的措施,对消费人有利,他赞成政府强力推行。

他说:「对于高档次的消费场所,如酒店及冷气餐厅,价格比较高昂,那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一般的茶餐室,是普罗大众消费的地方,价格应该大众化。」

「现在茶餐室的价格都不统一,一杯咖啡冰有的收1令吉80仙,有的收2令吉20仙,如果价格统一,消费人消费得更安心了。」

他说,虽然说马来西亚是自由市场,可是市场价格若高得不合情理,政府有必要插手干预,因为照顾人民的福利是政府的责任,况且即使制定了标准价格,他相信商家还是有利可图的,这情况就如白米,即使有价格昂贵的香米,也有统一价格的白米供应普罗大众的需求。

建议由公会决定价格

消费人黄女士对政府终于采取行动来降低茶餐室的价格感到高兴,惟认为使用强硬手段,可能达不到效果。

「我们现在出去吃一餐烧腊饭,即使是没有冷气的大排档,也要9令吉,即使消费税归零后,商家也只会起不会降价,这对消费人很不公平,可是若政府强硬要商家降价,商家可能在价钱固定为7令吉后,把食材减少,本来有六块叉烧,只给3块,三汤匙的美禄只放两匙,又奈他何?」

黄女士认为,政府若要透过法律要商家减价是比较困难的,她建议政府可交由公会来决定价格,并强制所有的商家要加盟公会成为会员。

「由公会来决定价格,因为公会会比政府更了解商家经营茶餐室的情况,如食材成本等,公会可拟定价格的范围,那比较有弹性。」

她说,身为消费人,她希望商家公会可以多多和政府方面合作,不要搞敌对,毕竟现今国家经济不景,打工族薪水没有加,只有社会和谐,经济才会发展得更好。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