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4日讯)种植业者预测,今年的棕油产量将攀上历史新高,因为雨量将提振收成。它们预测,今年棕油产量将从去年的1990万公吨,增至2050万-2100万公吨;惟,产量增幅则将比去年的15%低。

广告

《彭博社》引述大马棕油协会(MPOA)首席执行员纳基华赫指出,棕油收成已从2015年至2016年期间的厄尔尼诺回归正常,因此今年不太可能出现「超高产量」的情况。

他说,「棕油产量大致上将从7月份开始提高,然后连续3个月会维持在高位,这将限制棕油期货价格的上涨空间。」

大马棕油协会的成员,包括森那美种植(SIMEPLT,5285,种植股)、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以及吉隆甲洞(KLK,2445,主板种植股),这些公司占我国棕油种植地总面积580万公顷的40%。

与此同时,随着棕油产量扬升,大马棕油领域业者也开始衡量预期在8月份公布的最低薪金制措施所带来的影响。

森那美种植上个月曾警告,提高最低薪金制将使劳工成本占总生产成本的比重从26%,大幅提高至35%。

纳基华赫指出,棕油种植业者都认为,希盟政府应该检讨棕油领域目前的税收结构,以帮助业者应对潜在的劳工成本上涨。

广告

他昨日在吉隆坡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说,「此时此刻,我们仍无法负担将雇员的薪资从1000令吉,提高至1500令吉。我们赞成员工应该赚取更高的收入,但我们认为那应该以生产力作为前提。」

他也补充,若是循序渐进地提高员工的薪资,业内将更容易消化其中的冲击。

冀检讨税制

他说,每公吨用于烹制巧克力和洗洁剂的棕油,耗资的成本约1500令吉至2000令吉,而雇员工资占约25%。然而,除了雇员工资以外,业者还需支付21%的原棕油税和员工税。

「综上所述,我们希望政府重新检讨棕油行业的税收制度,因为这将有助于业者支付更高的薪资予员工。另外,我们也认为,税收应该用来帮助行业发展。」

他续说,1500令吉的最低薪金恐将会使种植业者的生产成本提高10%,即每年约18.5亿令吉。

「全世界最大的棕油生产国–印尼,其棕油园的员工薪资比大马低30%。然而,当地员工每个月都会赚取2500令吉至3000令吉,因为他们获得政府的奖掖。」

此外,纳基华赫也表示,棕油业者每个月对每名员工额外花费400令吉至700令吉,作为员工住宿及水电费补贴。

「我们并不能削减这些津贴和福利,因为我们非常缺乏员工。」

他认为,我国政府应该减少聘用外劳,并为棕油行业提供更多自动化和机械化设备。目前,棕油行业极度依赖外劳,且非常缺乏人手。

「如果政府能为我们提供本地劳工,我们无任欢迎。但目前我们没有选择,被迫雇用外劳。我们生存完全依靠于他们。」

大马衍生产品交易所的原棕油期货价格连续8日下滑后终于止跌,今天上扬18令吉,至每公吨2336令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