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刘国伟

在第14届大选眾多议席中,唯有柔佛亚依淡国席的成绩最令人震惊,一边胜选的魏家祥成为了马华最后的火种,而另一边败选的刘镇东却成为了行动党的沧海遗珠。

作为行动党柔佛州主席的刘镇东不仅预言「马来海啸」一语成真,帮助希盟执政中央。他更在本届大选中身先士卒,放弃舒適安全区,主动到柔佛最前线最难打的国席上阵,带动选战士气,势助行动党在柔佛夺取6国14州的议席。但命运弄人的是,当全军都获胜的时候,他却以303票微差多数票落选。

落选后的刘镇东何去何从一直都是民间议论纷纷之事,有传言曾表示他將会受委到首相署担任顾问一职,有关身份与职位等同部长级;也有流言表示他將会受委任为上议员,可入阁担任部长或副部长。无论是前者或后者,对于刘镇东而言,都会是政治生涯的再度延续,更有可能因此大放异彩,继续实践他的政治理想。

消除亚依淡选战疑点

像刘镇东这么一位党內党外的政治明星,大可以逸待劳,轻轻鬆鬆就可以等到政府的任命状,但他却在此时选择了最难走的路,那就是提出选举诉讼,入稟法庭要求检討柔佛亚依淡国席成绩並重选。倘若真的胜诉,可能会背负所谓浪费人力与金钱等无情的责骂,或者落得毒舌狠批执政党操纵选举诉讼案的阴谋论;倘若意外败诉,则会打击其维持不易的个人形象与党政资本,因此无论结果如何,都说明这是极为不易之事。不过,笔者认为这个情理之內,意料之外的做法,至少存有三个势在必行的理由:

第一,对选民而言,这一次的选举诉讼正好可以消除亚依淡种种的选战疑点,让民眾上一堂选举教育课。

首先,是亚依淡国席中所谓多出2000余张选票的疑点,这一直都是许多网民议论纷纷之事。其次是永平卫星市国小计票中心,因为选举官拒签计票文件而引起的衝突事件。其三则是509大选当晚刘镇东的律师曾要求重算选票,但却被选委会断然拒绝,儘管在马六甲就有选票重算的情况,所以实在令人怀疑其中缘由。

因此,比起这次选举中的谁胜谁负,我们更应该將焦点放在民眾的选举教育上,瞭解选举制度並藉机改良与完善之。

符合从政初心

第二,对魏家祥而言,这也是检验他本人在亚依淡真金不怕红炉火的好机会。诚如上述所言,网民一直带著有色眼镜在看待这次的选举结果,若有稍微游览魏家祥的面子书,就能发现责骂与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因此,与其带著疑点的多数票,当马华仅存的国会议员,倒不如让选举诉讼案为亚依淡的选民一次性释疑,这么一来,正好可以奉行前总会长黄家定的名言,那就是: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踏踏实实做事。

更妙的是,魏家祥也正好准备竞选马华总会长一职,选举诉讼一事若是处理得当,正好可以让其大做文章,收免费宣传之效。

第三,对刘镇东而言,选举诉讼的艰难之路更符合他本人从政的初心。从308到505的大选,刘镇东都是肩负重任,扮演先锋兼军师之余,所扛上的对手与派遣上阵的选区都非易事。

诚如在此次509大选前的专访,刘镇东就表明个人得失並非其所在乎的,而官职更不会是其从政目標,因此败选並没什么可失去,反之不打亚依淡,才是其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同样的,换做此情此景,坚持这个信念的刘镇东,还是那个据理力爭,力求突破政局的政治先驱者,因此,有了足够的基础与理据,自然也会去提出选举诉讼,以还政于民。

维护国家利益形象

如上所说,倘若刘镇东重新透过选举诉讼,进而最后当选国会议员並成功入阁当部长。试想像,若刘镇东担任的是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部长,根据其过去强调的想法,该部辖下的能源委员会就会积极扮演国能用户的保护者,以免人民遭到国能的任意搾取,也能平衡国能过大的权力;

又试想像,若刘镇东担任的是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就能深究过去所主张的范式转移(paradigm shift),以擬定超越出口导向工业化困局的新经济模式;又或者这么想,如果刘镇东担任的是外交部部长,其一直希望以「中等强国」(middle power)思维为核心的新外交论述將正式落实,届时我国外交论述就不能再抱残守旧,而且在外交政策上更为进取与务实,积极维护国家利益与国际形象。

如此一来,至少有两件事可以肯定,一来我们政府的执政团队又添良才,这將是全民之福,二来刘镇东也就能进入朝堂,实现大展身手的抱负。因此,针对亚依淡国席成绩提出选举诉讼一事可说是势在必行,而这將决定刘镇东的政治生涯还能走多远的关键。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