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不知名的中国网民顺手圈点吴承恩著《西游记》,確有独闢蹊径的经典之见:「有后台的妖怪都被带走了,没后台的妖怪都被一棒打死了!」细读书里曲曲折折的演绎,似乎也確有几分的道理。

如此潜规则,说到底,不只是见诸古典的章回小说,而是人间尘世一道常见的景观。乾隆当政,和珅囂张跋扈;乾隆归天,好日子自然跟著玩完。眼下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尤诺斯的非常狼狈,也正是反映了大树既倒之后,猢猻唯有好自为之。

当然,如此这般的嘉玛之流,其实不过位在三、四线的嘍囉;这些日子所犯之罪嘛,如他自供,似乎纯属譁眾取宠,想想之下也实在没有什么大不了:为抗议啤酒节,率眾在雪州行政大楼前,以铁锤爆樽,要惩要罚,不过是400令吉不到的罚款而已。

到闹剧终结之时

既然如此,何以5月26日人在医院面控,嘉玛要在保释之时悄然转身捲逃?既然如此,嘉玛为何继续藏身不知名处,只是一再通过WhatsApp语音高调传话?既然如此,嘉玛偏是不理警方再三劝诫,迟迟不愿自首结案?

仅此三问,当可觉察內情的耐人寻味之处。怎么说,此一时,彼一时了。中央政府,换人做了。位在特级的一品朝廷大官,都纷纷排队被铡,遑论嘉玛?想到这里,火眼金睛的读者想必心里明白,这套拖棚之歹戏也差不多是时候大结局了。

各位小朋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別像嘉玛,而要思齐白龙马:驮载唐僧,踏踏实实,八千里路云和月,歷尽千山和万水,一点都不以为苦,最终修成正果,升格为2.0版的八部天龙马,得復原身,盘绕大雷音寺。否则,碰到老马,只好落马。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