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店面斑驳, 墙漆疏落, 当家的主厨老了, 出街的菜单旧了;顾客的口味可是全变了,一个个排队走了。这一间半世纪长的老店,除了「国阵」这块招牌,到底还剩下什么?生意不好,红利不多,股息微薄;大大小小的股东,都纷纷求去。

乐天知命, 要求不多的四个砂拉越盟党,如今也掉头离开了。看到接二连三的眾叛亲离,巫统柔佛州联委会主席莫哈末卡立不仅是心痛他们集体背叛了选民,而且破坏了两线制落实之契机。

此语委婉, 意思所指, 乃是国阵之渐弱,不比当年。没有糠麩之恩赐,玻璃市和彭亨是否还保得住,悬念重重,一言难尽。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科学系讲师端姑莫哈乃言,国阵需要至少两届大选,长达10年之光景,才可能重振旗鼓。

就是这样,国阵今后能否捲土重来,重入布城,还需附加规章;胥视巫统愿意放弃独霸天下的肆无忌惮,和旗下所有的成员党平起平坐,共享两岸的政权。可是,领导肯吗?

一兆的国债,摆在眼前;国油的收益,每况愈下,国库再也不能一如既往地一掷千金,搀扶朋党。何况,大家知之,得利的,只是少数的高层;广大的草根之中,百姓三餐不继,逞论藜麦了。

怎么办呢?依囂张跋扈的纳兹里所见,国阵需要解散,让巫统单飞,一旦时机成熟,重组2.0的政党联盟,才能重生。此举所为,似是模仿企业之再生,先行除牌,再次掛牌。可是,如果本体之实质一成不变呢?

广告

显然的是,纳兹里的建议,纯属应景之言;他的主张,也只是权宜之策,没有显见本党思变的决心,而是用时间去等待希望联盟的腐朽,也许到了下一个61年,风水又转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