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23日讯)微信卖淫一条龙服务!龟婆通过微信「徵聘」中国女卖淫,安排班机、拍「宣传照」、打广告、提供住宿,一名性工作者上岸后当起「保姆」,专门负责性工作者的起居饮食及收取「肉金」。

广告

32岁的中国籍女子周丽水(译音),前年12月7日在义顺一栋公寓的13楼单位被捕,宏茂桥警署警员同日也在10楼单位逮捕4名性工作者。

周丽水被控13项罪状,包括逾期逗留超过90天、靠8名性工作者卖淫抽佣维生、管理妓院等,控方以其中4项罪状提控。法官昨判她坐牢14週,罚款1000新元(约3000令吉),下月26日开始服刑。

案情显示,同样来自中国的4名性工作者早前通过友人在微信上结识名为「圆圆爱汤圆」的龟婆,被招募到新加坡卖淫。

龟婆为她们安排班机来新、协助他们拍摄性感甚至是裸照,每月花300元放上网打广告,內容包括提供的性服务、提供日租30新元(约90令吉)的「开工房」,每次接客抽佣20新元(约60令吉)、以及提供毛巾和安全套。

周丽水早在2011年就曾到新加坡当站街女,前年4月再次来新加坡卖淫,辗转通过微信结识龟婆,在对方安排下卖淫4个月,直到同年10月。

但她之后仍然继续为龟婆工作,协助打理卖淫生意,包括打扫淫窟、换床单,甚至为性工作者们买菜做饭,以及收取「肉金」,以换取免费住宿。

广告

案情显示,4名落网性工作者前年10月及11月抵新,先后住进13楼的淫窟,同年12月7日被查房的屋主赶出家门后,在被告的安排下搬进10楼单位。

4人被捕前通过微信转账及现金,共支付龟婆1万4610新元(约4万3830令吉)。

另一方面,受访邻居指出,常见陌生人进出淫窟单位,也发现单位晾著很多大毛巾,原本还以为是居家美发院,得知竟是淫窟深表震惊。

另一名同层楼邻居则透露,他从未留意到有陌生人进出,原本看单位外什么也没摆放,还以为单位空置著。

但他透露,確实听说这一带有这样的非法服务,但没想到就在同一层楼。

装电眼监视顾客人数

龟婆把公寓当淫窟,屋內还装电眼,监视顾客人数,以免性工作者少给「肉金」。

性工作者接客前后都会向龟婆报告,被告周丽水每隔一天就会向性工作者收取租金和「肉金」,辗转交给龟婆,閒暇时还会和性工作者聊天。

龟婆拥有黑名单,通过「笑脸」或「苦脸」的表情符號,告知性工作者是否可接客。

案情显示,龟婆会帮助性工作者筛选顾客,確保不是在黑名单上的,性工作者会將顾客的联络號码发给龟婆,对方若回復笑脸就可接,若是苦脸就不可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