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打灵再也24日讯)民政党潇洒退出国阵后,将面对3大挑战,包括未来能否单独对抗强大的希望联盟政府。

广告

时事评论员龙耀福接受《M中文网》访问时说,民政退出国阵的举动,不会让人感到意外,主要是东马,意指巫统以外的国阵成员党,拥有最多议席的砂州政党都已离开国阵。

“而完全没有议席的民政党离开国阵,其实不让人感到意外。”

没政治资源难生存

至于脱离国阵,会否对民政党而言,是一个最好的选择,龙耀福直言:“这是没有选择中的一个选择。”

“它退出国阵,也是为了生存。一个政党,若没有政治资源,政党很难活下去。”

他说,民政党退出国阵,接下来就要思考或面对的挑战。

广告

“第一,它选择退出,当然很潇洒,问题是它能不能单独继续对抗强大的希盟政府,这是它接下来很大的挑战。”

“虽然声称是由多元种族主义组成的政党,它有没有能力单独获得选民的支持,若无法获得支持,那它退出国阵的意义不大。这就是所谓的,没有选择中的选择。”

存在青黄不接问题

他还说,民政党还需关注青黄不接的问题,并指这是民政党第二个挑战。

“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已说要退下来,其他领袖也是要退下来。问题是,民政党处于一个青黄不接的状态,看不到一些表现出色或优秀的接班人。”

他说,至少在巫统等其他政党,还能看到第二线、第三线领袖,还可以有机会接班。

“若民政党继续以同一批人,同一种手法,和方式,其实它只是实验100次,但用同样的方法,这是一个疯狂的结果。”

缺乏斗争路线

他说,第三个挑战则是,民政党目前没有政党的力矩点,也没斗争路线。

“它在目标未明朗化时,就先行宣布退出国阵,它11月党选,而要接手的领导人,就要被迫跟着这种路线,走不出自己的风格。”

他说,因此,新领导人已被局限,就背着现有这批领导人定格和定局退出国阵,只能求存。

“退出国阵就意味着和巫统分手,若未来领袖的看法是‘其实可以和巫统合作’,但现在没有伸缩性,接下来的领导人就是被框在‘退出国阵才能生存’,它没有更弹性的选择。”

新领导层挑战大

因此,他认为,对新一批领导人而言,可能是局限。

“不过,若接班人是原本班底,这又另当别论,因为他们本来就有全盘计划,即退出国阵后该走的路。”

“目前还看不到民政党能提出什么政治理念,政治斗争路线。它的前景,不太乐观。”

至于还留在国阵的马华、国大党和巫统,未来还能走多久事宜,龙耀福说,外界会认为,国阵只剩下这几个成员党,难以存活,但其实希盟政府也是由4个政党组成的。

“它们是单一体制,但不是单一政党。”

“由4个政党组成的联盟,就能执政中央,它们靠的是一个正确的政治理念和斗争方向,说明这些元素非常重要,而不是一大堆政党,但是大家没方向,没理念,大哥说什么就跟,而国阵之前就面对这种情况。”

他说,退出国阵的政党,就是缺乏明显政治斗争和方向的成员党,以致被选民唾弃。

“我们没办法去预测国阵仅存的政党,会否陆续退出,但它们必须思考,退出后他们能不能单独对抗希盟。”

“再务实一点,就要看回政党本身的斗争理念和方向,及考虑联盟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才做出进一步决定。”

“否则当议决退出,可能面对的就是完全处于单打独斗,这更加挑战。”

在第14届大选后,国阵有4个成员党,即土著保守党(PBB)、砂拉越人民党(PRS)、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UPP)和民主进步党(PDP)决定退出国阵,并组成砂拉越政党联盟。

人民进步党(MyPPP)也在5月19日宣布退出国阵,未来将支持新政府。

而民政党则今天宣布退出国阵,说明经过认真和全面的商议、反思和考量第14届全国大选后的最新政治发展,才议决退出国阵。

目前,国阵就只剩下巫统、马华及国大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