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林宏祥

廣告

第14屆大選已然落幕。我們務必意識到,選前選後是截然不同的局勢。

509大選前,同處在野陣營的馬哈迪與安華相互需要對方。兩人皆意識到,倘若彼此領導的兩股勢力無法結合,則無從推翻納吉政權。其結果是馬哈迪歷史地位任由納吉定義,而安華即便在原定的6月8日獲釋,也必為各種法令條規牽制。當然,若國陣在509當晚保住政權,馬來西亞幾乎肯定不會比當下更好。

利用安華箝制敦馬

改朝換代後,表面上馬哈迪比預期中更早兌現釋放安華承諾;但深一層剖析,就不難發現何以王室積極配合,甚至願意全面特赦安華。眾所周知,馬哈迪對王室立場一貫強硬,扶持安華制衡馬哈迪,符合王室利益。安華獲釋當天從監獄(蕉賴康復醫院)直往王宮,隨後更覲見柔佛、彭亨、吉蘭丹與雪蘭莪州馬來統治者,政治意味濃厚。

王室特別欣賞安華嗎?不盡然。2014年11月,安華還因「加影行動」後就大臣人選與雪州王室鬧僵,甚至遭褫奪「拿督斯里」勛銜。但相對於此時此刻夾著偏高民望向王室施壓的馬哈迪,安華即使不是相對「溫和」的領袖,亦至少是一股制衡馬哈迪的勢力。馬哈迪在總檢察長人選課題上的堅決態度,贏得不少掌聲。安華從中扮演「協調」角色,雖說緩和了希盟政府與王室對峙的僵局,但此舉對於強烈反對王室干政者,心中自然不是味道。

這個轉變十分玩味。馬哈迪在此課題中不僅立場堅定、作風果敢,甚至比安華走得更前,幾乎顛覆了兩者在1998年對決時的位置。20年前,馬哈迪是保守政治價值的守護者,面對貪腐、朋黨裙帶作業、專制等指控;而安華則高呼改革,是民主、公正、進步等新政治價值的符號。安華用理想召喚群眾支持,借用街頭力量,硬撼掌握國家機關的馬哈迪。

廣告

處在當下,馬哈迪啟動改革議程,放手其內閣部長探討廢除箝制自由、打壓民主等惡法的可能,力抖納吉政權的貪污弊案,同時撤換形象負面的總檢察長、反貪委會主席等人,贏得掌聲,支持度爆表。晚近20年為馬來西亞民主化付出近10年監禁代價的安華,在民望不及馬哈迪的情況下,用什麼確保自己能在兩年後順利接棒?

政治即是權力斗爭

這不是挑破離間的評論分析。我們必須接受政治即是權力斗爭的事實,馬哈迪與安華之間,即便不是惡鬥,也必然存在競爭關係。除了家族、朋黨的利益,年屆92歲的馬哈迪更在乎的恐怕是如何擺正自己的歷史地位,以華麗轉身遮掩過去掌權22年的陰暗。但安華必然也有私心,其一生慘烈悲壯的斗爭,也至少必須寫入馬來西亞民主化的歷史篇章。

政治人物不可能沒有私利,哪怕是金錢、權力或聲譽,選民亦然。我們堅持打造制健全的制衡機制、健康競爭的政治生態,就是因為我們並不奢望政治人物如天使般為國為民無私付出,而是要確保在每一場權力角力中,人民的利益得到最大的保障。我們要促成一個局面,讓任何要上位的政治人物,都不能逆著人民的利益前行。

因此,馬哈迪與安華接下來的博弈,也必然要從人民利益的角度出發。社會如此現實:22年的破壞,兩年轉身彌補,因此得到寬恕,甚至過度的吹捧。與此同時,這個現實卻提醒安華,切勿在一生悲情後「晚節不保」,因心態上的患得患失而犯下錯誤,典當一世的英名。

最後,我們也必須在509後保持清醒,這不僅僅是站在安華這邊,或靠攏馬哈迪那邊的問題,而是我們的選擇,如何營造一個對國家政治發展有利的局面。一些推崇馬哈迪的網民開始抱怨安華,卻不知如果安華沒在20年前發動「烈火莫熄」(Reformasi)改革運動,我們不會在今日收割成果。我們可能換政府,但變天以後民主、廉正、人權等價值之所以能夠抬頭,很大程度是因為安華在1998年為馬來人政治社會墊下的基礎。

第14屆大選人民公正黨旗幟全國飄揚,成為對抗國陣的主要符號,是因為當年安華堅持創辦多元族群的政黨,並在輸剩一國席的情況下,都堅持不放棄而熬出來的成果。這個71歲的老人,在過去20年之所以多次進出監獄,飽受羞辱,乃因他是巫統、國陣最具威脅力的政敵。如果國人沒有歷史感,不問背景不看脈絡而草率盲目吹捧英雄,未來就不會有為了理想而願意冒險的政治人物。

打造平衡政治生態

馬來西亞是我們共同創造的。馬哈迪願意在92歲之際豁出去推翻巫統、國陣,他僅僅是「將功贖罪」,其功過應該有個更客觀、全面的評價。至於安華,儘管他過去數十年為政治民主化付出的犧牲已經超越馬哈迪,惟他必須意識到,悲情無法讓他在未來走得更遠。

至於我們,要做的不是選邊站,而是打造一個勢均力敵的政治生態。因此,在每一個選擇之前,我們都要思考從前、現在和未來,不要一再重複「兩象相爭、殃及鼠鹿」的老掉牙故事。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