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年迈的马来德士司机我记得,前座后座贴上伊斯兰党的党旗,態度谦和,说话彬彬有礼。没想到一提起赵明福的冤案他一肚子是火。出口抨击国阵,立场坚定,一丝没有留情。

万万不是华人的问题也不是土著的议题。司机说,此事攸关了公义的彰显。任何人在这片土地生活都应该得到同等的待遇。何况,赵明福只是证人,不是犯人;怎么可以如此这般?

但是,两岸的口水终究做不了什么。时光荏苒,倏忽9年了,2009年7月16日赵明福被同声一哭之后,从吸引眼球,到被磨蹭被拖沓,我们还不能圆满地交代魑魅魍魎的拖棚歹戏。剧本到底是谁写的?笔下的曲曲折折,怎么那么不可思议?

一夜之间,一个幸福的家庭从此陷入了没有止境的悲痛。纵然是在正大光明的公庭之上,反贪污委员会代表律师阿都拉萨盘问泰国著名法医普緹的记录,甚至沦为经典的博君一粲:「赵明福会否自扼颈项?」

那个年迈的马来德士司机,听到这里,想必受不了了。所幸政权如今总算替换,话事的人,是另一批的新人。赵明福的一言难尽,今后是否將会被逆转呢?说实在话,任谁也没有把握,下一幕出场的必然是包青天的雷霆万钧。

是该把李昌鈺博士请过来,主持新一回合的重审,从断断线线的蛛丝马跡之中,尝试找到確凿的证据,让世界的地球人共同见证马来西亚独有的触目惊心,確实超乎集体的想像。

可惜,沉痾宿疾实在太多太多。赵明福的咄咄怪闻,只是当中的一桩个案。最终如何落幕,我们都不甚明瞭。那个年迈的马来德士司机相信上苍之天理,我也只好这样,把赵明福翻案的希望粘门,家家户户都看得到。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