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变天之后的內阁,像一部夜长梦多的惊悚片,一点一滴地慢慢推出,惊嚇的剧情极多。磨蹭一月有余,完整的阁员名单,至今还没出街;不但身在当事的当局者坐立不怕,局外的民眾也深有疑虑,议论纷纷。

几经等待,听闻盛传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不在部长行列之中,甚至副部长的职位也不得委派,《东方日报》记者雷亚来报导,太平选民心有罣碍,「並准备为倪氏打抱不平」。

当中,身为5月20日挺倪可敏大会召集人的太平社会工作者彭永生明明白白地指出,既然选前秘书长林冠英曾经信誓旦旦公开举荐倪可敏乃是部长之人选,自当遵守承诺云云。

如果倪可敏一无所得,连个等同安慰奖的副部长也没有,「太平人流泪惋惜」之余,彭永生也不排除届时会號召全太平的华团,挺身抗议,告诉希盟中央「不要当太平人是病猫」!

读到这些,粉丝的真情,挺倪的决心,一目瞭然;可见倪可敏之深得民心,超乎想像。但是,组阁乃是首相的绝对权力。那么,党外之士,纵然心生不满,最终到底做得了什么呢?

何况,党內的枝枝节节,外人其实不知。举例言之,倪可敏领导的霹州行动党迄今已逾200个支部,党员5万人;党外的选票既在这里,党內的票仓也尽在其中。若倪可敏的势力继续坐大,未来实在是不好说了。

看到这里,深諳政治佈局的读者,或可领悟窍门之所在了:需要之时,一方面固然自当重用倪可敏;选后之日,参考洪应明的《菜根谭》所训,自可领悟他是否出线的硬道理。

是的,官场运作的潜规则,正是如此。是得是失,身为基督教徒的倪可敏只要细思《传道书》的箴言,心里想必也就可以渐渐释怀:「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