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朱冠华

首相敦马哈迪上任之后的首次外访选了日本,目的不外是希望搞平衡外交,避免对中国过度依赖,也希望从日本处获得经济利益,这是小国的生存之道。

访问日本时,敦马表示大马已向日本提出「日元贷款」要求。敦马的逻辑是认为「日元贷款」可以分40年摊还,利息0.7%,非常划算。敦马为合理化「日元贷款」必要性,专挑国债支付利息最高的6%那一部分来说事,而不提我国国债利息的借贷成本目前其实是3.6%-4.6%的事实。

专挑最大的6%利息来说,以达到合理化通过「日元贷款」的再融资,可解决我国1.09兆令吉的债务问题的理论依据。

敦马担任第4届首相时,就提出「向东(日本)学习」,第一大马计划至第十大马计划期间,日本通过官方发展援助就提供了大马相当於112亿令吉的贷款。但结果如何呢?

马幣兑日元自1990年代后就出现激烈下跌,在贬值严重情况下不得不停止向日本贷款。虽然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敦马再次恢復向日本贷款,之后马幣兑日元呈现稳定,但其实是一种缓慢下跌状態。日本就算用「安倍经济学」乱印钞票,马幣兑日元也不能超越1:35的水平,这看出马幣到底有多弱。

虽然过去不代表未来,以当下经济面看,日本债务虽然比大马高很多,但是谁也不敢肯定最后到底马幣和日元,谁是最后贏家?

不走「向东学习」旧路

如果未来没有改变,敦马的「日元贷款」不会解决大马债务问题。因为债务用日元计算,我国需要支付更多的债务成本。当然你可以用各种说辞认为未来会改变,马幣会逆转过去几十年兑日元下跌的趋势。但这不是搞金融赌博吗?治国不该如此,「日元贷款」是一个餿主意。

敦马过去对日政策早就该改了,时空环境已经不同了!马日两国仍可在教育、培训、投资各领域加强合作,但不能重复过去「向东学习」那一套而不修正。

我国希望日本来大马投资,需要明白一件事情。2014年,中国本来要给台湾的服贸优惠,好到让日本和韩国流口水,当时日本企业也计划在台湾设立基地好进入中国市场。

但是却被向来搞台独的民进党担心台湾和中国经济走的太近,会不利他愚弄台湾人来搞台独。於是和一些人结合,愚弄无知学生,以各种违背事实的谎言包装掩盖台独真实意图,发动「太阳花」佔领立法院和行政院,打掉了服贸协议。从此之后,台湾內外投资额一落千丈,现在可说是一潭死水了!现在有能力的台湾人纷纷往中国当「台劳」,包括当年参与「太阳花」的学生。

属於一带一路的东铁,我国是要修正前朝的问题,如「买贵」。但若过度操作东铁议题而使得泛亚铁路属於大马的这一段计划停摆,那日本就不可能来大马投资。因为泛亚铁路核心地带是泰国,大马只是一带一路东南亚的末段,是重要但非必要。希盟政府若玩弄民粹搞砸了东铁,中国的计划照跑,我们经济就会陷入北不著中国,南无腹地的绝地。

搞砸了的经济又如何能解决我国1.09兆令吉的债务呢?何况若有「日元贷款」的话,经济边缘化使得马幣贬值更利害,这个「日元贷款」就是毒药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