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孫和聲

廣告

最近,首相馬哈迪又再提出新國產車主張,顯示他對國產車的執念。回顧1980年代初,他堅持己見,一意孤行要推出國產車計劃時,便有論者提出,這是可行性低的計劃。果然,進入21世紀,寶騰國產車便出現種種問題。

在2007年便傳出寶騰要與德國的福士偉根(Volkswagen)洽談合作,不果;後在2011年又傳出與日本的本田洽談合作事宜,也不果;最終才在2017年與中國吉利汽車洽談合作,終而讓出49.9%股權給吉利。寶騰為何扶不起,甚至成為政府的財政負擔?如在2016年要政府提供15億令吉的貸款。說到底,這是個缺乏競爭力的事宜,事出有因。

眾人皆知,汽車是個講究規模經濟的產業,若生產台數少,成本便節節上升,而銷售量少,當然也沒能力投資於研發,技術質量當然也難於提升。終而在性價比方面輸給其他實力雄厚的廠商。其實,這也是何以汽車工業有日趨集團化。

寶騰長期受到保護

集團化的廠商可以整合資源,強化各方面的競爭力。其中生產台數越多的售團,如福士偉根、豐田、現代便越有競爭力,也更有資源投入研發與車款推陳出新。與此同時,不同款式的車款,也能透過共用組件,降低成本,這都是單打獨鬥的小車廠沒有的優勢。

一個小國的國產車要堅持自有品牌,只能說是好大喜功,不切實際,自尋失敗,這個規律是不以個人意志或小國的意志為轉移的。

廣告

進而言之,進入1980年代,除非是大國如中國、印度才有可能發展本國品牌的國產車;但也得獲得政府的扶持方能壯大起來。對人口只有約3000萬的大馬言,除非能走出國門,否則只能長期依靠保護主義,才能生存下去;可保護主義的代價是,要國人願意長期做出犧牲,如付出比國際市場價格更高,質量更低的犧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無畏精神。

可大馬的寶騰則是從1985年出台第一輛國產車以來,便受到保護,雖也曾因保護而在1990年前後取得超過50%的本國銷售量,可也難以為繼。自第二國產車出台後,寶騰的市場份額便日趨萎縮,如近年來市場額已跌至20%以下,年總銷量不到10萬輛。這麼微不足道的銷售量怎麼可能有競爭力?其沒落是預料中事,可在這種情況下,老馬依然堅持不惜代價,不計成本地要保住第一國產車,這隻能說是執迷不悟,可說是不自量力到難以理喻的地步。

應走借雞生蛋策略

其實,早在2007年寶騰就應借用福士偉根品牌翻身,惜竟也拖到2017年才與吉利合作。從時機上言,已錯失良機。這裡也涉及了一個要面子還是里子的課題,也就是要自爽還是要實利實惠的選擇。說起來,大馬的國產車本就是有名無實,名為國產車,實為外國車,因為高增值的關鍵組件如引擎均是進口貨。

1980年代與日本車廠合作,本旨是以市場換技術,可實際上,市場是讓了出去(代價是讓日本廠剝削本國人)可技術沒學到家,更何況技術是日新月異沒有止境的。別說是大馬,連中國的市場換技術策略也成就有限,畢竟人家不會把看家本領傳給人,只有搞自主創新,才是出路。但以大馬這麼小的市場容量,又怎麼養得起大批有真本事的研發人員?

別忘了,大馬還有個新經濟政策,而不是一個走人盡其才的量才用人,用人唯才制度的國家。這是個有自我設限的逆淘汰國,是個人才出走嚴重的人才流失國。

從比較優勢,也就是揚長避短的成本——效益角度看,走國產車路線是一個不智的選擇。反之,泰國的借雞生蛋戰略則是個最佳選擇,而這個最佳選擇本屬於大馬,可大馬則因大頭症而拱手讓給了泰國。

歷史地看,在1980年代,大馬是東南亞諸國中,汽車銷量最大的國家,也最具成為東南亞汽車生產基地國家。若當年不走虛有其名的國產車路線而走借雞生蛋的路線,也就是把全球有名的汽車廠吸引來大馬,把大馬作為生產基地,那今天大馬的汽車工業應會很繁榮,也可為國人創造許多體面的就業機會,如泰國目前一年生產量已超過200萬輛,其中約一半是出口,創造出口就業機會是難以計算的。

國產車反剝削人民

此外,汽車工業是個前後連鎖很強的工業,可帶動許多上下游相關產業,如模具製造、機械精密加工、塑料注射成形等與相關服務業。大馬若當年走借雞生蛋路線,講究實利實惠而非虛名,今天大馬有可能已出現產業升級與高收入國,可惜的是今天依然卡在中等收入國陷阱,體面就業機會不足,政府財政陷困,個人的所得稅在政府收入佔比偏低,以及無奈要吸引大量大專畢業就失業的畢業生入公共部門等問題。

本來,產業政策(industrial policy)應是加速國家升級,可大馬因沒自知之明,產業政策如國產車反而成了長期剝削國人的變相工具,如汽車價格偏高(因國產稅奇高)、公共交通長期被忽略、每3人中有一輛汽車,擁車數全球排名第36,排炭量排名第25、車貸破產人數偏高、公路死亡人數也偏高等等多種問題。

大馬如果要在2025年成為先進國,破除國產車執念是個必要工作。要減輕人民負擔與改善政府財政(如長期補貼汽車)也有必要發展公交,少用私家車。實則,大馬雖然是石油生產國,可每年也得花上百億進口石油產品,隨著油汽生產量遞減,擁車成本也將日升,進而言之,大馬人還得改變生活方式,價值觀更要與時並進,朝節能減碳方向發展,而非執迷於20世紀的工業觀念。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