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广告

反对党如何「刷」存在感?显然,好好发挥其监督、批判执政者的职责是正途之一,不过对於当下的马华公会来说,这似乎不够,或许也不太关键。毕竟,相比於在509大选中得票率还算蛮「扎实」的巫统,马华真的面对空前的民意危机。即便某些马华党人执意相信选民是「忍痛」牺牲了服务口碑良好的本党,惟仍掩盖不了民意大量流失的残酷事实。

职是之故,若眼下的马华只是急於扮演「积极」的反对党角色,密切监督和批判执政者,却疏於自我检视、检討、改革,那其民意的收復和累积,恐怕不会有多少进展。

坦白说,即便是509之前,马华藉著当权者的各种优势,包括与某些社团和媒体的互利关係,已经开始蛮落力地扮演监督和批判当时的反对党——尤其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角色,结果还是无法换得多少选票。

应懂得「对內」

若是如此截然、彰然的事实还不能令马华意识到,並且认真面对其落败之关键所在的话,那不得不令人怀疑其是否还有资格参政——难道还真要如某些论者所建议的:转型去当从事福利工作的非政府组织就好了?

易言之,马华的存在有繫於是否能从本质上改革和重新出发,而不是光扮演监督和批判敌对党的角色。以往执政的时候,马华对敌对党的监督和批判已经不少、不弱,如今身为在野党,固可继续如此工作,但形势已相对不利,若还是一味「对外」而不懂得「对內」,不思进取,只想借对手的毛病或过失来证明自己的价值,那遑论民意的收復,不进一步流失,已算谢天谢地了!

广告

也许当下的马华有必要慎重考虑「不破不立」的道理,意思是若要重振,就必须破除过去种种,尤其被证明不得民心的部分,比如说常被坊间传说的「当家不当权」,仅沦为巫统的「附庸」,乃至「门面」,勉勉强强地在「朝」中扮演「好人」的角色。最令人扼腕及寒心的是,马华到最后竟然已甘於只做「好人」,公然为「好人论」背书、催谷,结果当然是误人误己。

不错失改头换面机会

而今国阵沦为在野党阵线,已无所谓「当家」和「当权」的问题,马华若不是乾脆脱离国阵的话,留下来就必须证明自己已是与巫统平起平坐,没必要再「臣服」於之(尤其在国阵执政的州属)。其实,像民政党那样选择脱离国阵不失为好策略,毕竟那是与巫统霸权彻底切割的好办法,差不多有如自我解放,更能启动改革和转型。马华若与国阵一直纠缠不清的话,恐怕会是两面不討好,自陷泥潭。

此外,另一「破」,或许就是对领导层进行大换血,把背负太多、太大、太重的「国阵包袱」的领导层都替换掉。甭说,此刻是有关领导层证明自己是爱党多过爱自己的最佳时候,不要因眷恋权位和名声而错失让党改头换面的良机,而党员们也不必太盲从领导层的观念和路线,或顾虑其面子,当换即换,毋须拖沓。

简言之, 马华当下的存在必须从「破」中求,若还执著於一些看来还有点「油水」或「康头」的眼前事物,或因利害关係而瞻前顾后,无法抽身或断癮,那恐怕已让有限的存在感,会越来越稀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