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当初听说刘镇东可能只是身列副部长名单,行动党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替刘镇东不值了。那天下午他一度高调发出中英双语之公开信,公开呼吁首相委任这位柔州行动党主席入阁。

儘管因为「身份敏感,而且不是普通公眾」,此信隨后撤回;当中论述之观点,確实耐人寻味:倘若首相没有任用刘镇东,进入內阁的决策核心,將会是马哈迪组织首任希盟內阁的一大败笔。

何解?周忠信认为,本届大选刘镇东提出关键策略,影响重大,促成改朝换代,功不可没;而且,二次建国,正是朝廷用人之日,亟需出类拔萃的顶尖人才一起出力云云。

设想这些儘是不爭的事实,大家想必知道,大选之日,刘镇东输掉了参选的国会议席。如果他借用上议员之门入阁,行动党今后要怎么面对过去自己在大选期间,应对马华和民政「买一送一」的那一套说辞?

思量成本,评估效益,那么,这个党最后愿意牺牲的,到底是镇东一人的官位,还是战略的底线?显然的是,周忠信的信函,充分反映党內刘系子弟兵为之而生的牵肠掛肚。

行情转圜,眼下的政局,大不同了。谁有资源,谁是部长,谁就是下一届大选的贏家。反之,如果此次只能在阁外踟躕,歷经五年的经营,未来的佈局,自然不好说了。认识这点,自可明白,何以党推荐的三位柔佛州行政议员,都是刘镇东的马仔。

那个时候,不知周忠信是否也曾经想到本州的规划和管理,一样也需要「以人才为考量,而不以是否当选来决定人选」?可惜,洋洋得意之时,刘家班似乎不曾想及失意战友的感受,难怪光天化日一再肆无忌惮地羞辱巫程豪医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