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7月3日下午时分,前首相纳吉在吉隆坡大使路的私邸被捕,翌日早上移往吉隆坡法庭大厦面控。《东方日报》的滚动报道说,一大清早,媒体纷沓而至,群聚这里了。

6点59分,媒体陆续获准进入法庭大厅等候。7时20分,聚集吉隆坡法庭门外的记者倍增。7时35分,巫统前最高理事博安和巫统妇女组主席诺莱妮抵达现场支援这位前党主席。如此景观,都在预期之中,没有任何诧异。

倒是7时30分来自巫统北根的拥躉跟著来到法院,纷纷高举字卡声援纳吉,现出亮点。《东方》摄记拍的照片显示,当中两个乃用中文书写:「政治害逼」,「释放纳吉」。咦!这个时候,怎么一丝没有畏忌中文呢?

仅此一幕,当可知道,语文的根本功能所在,正是传达信息。不论国文、英文、中文,都是这样。纳吉的粉丝如果旨在向国际社会和南中国海两岸的百姓,表达他们的用意,自然需要借助群眾熟悉的语言展示之。

认识这点,同意这些,广大的读者想必一早领悟,早前財政部长林冠英发出的中文译本原意所在,自然也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因为顾及了党选,沆瀣一气的巫统领导当时说了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身在地球村了,面向了五湖四海,哪里还可以局限在封闭的桎梏之中,视若无睹多元的需求?巫统的高层和基层,难道没有看见曾经排华的印尼、泰国和越南,如今纷纷重开华校?

广告

何必把事情搞到那么复杂?不过是中文的教学和应用。《国家宪法》的篇章所书,明明白白,一目瞭然。身处非常的时刻,爭取可以爭取的战线,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中文书写「释放纳吉」,有问题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