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古晋12日讯)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砂拉越政府,既然柏特拉再也医院已出现许多问题,甚至已被列为“生病工程”,为何还要继续注资1亿5500万令吉来购买Zecon Medicare公司49%的股权。

杨薇讳今日在砂立法议会参与砂州元首施政御词辩论时指出,2017年砂政府通过购买Zecon Medicare公司49%的股权,而注资了1亿5500万令吉,以拯救已被列为“生病工程”的柏特拉再医院工程。

她称,该工程原本应于2016年11月29日完成,但后来两次被推迟至2018年6月30日。期间,砂政府第一次的付款3100万令吉,是在2017年12月,剩余的1亿0850万令吉款额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前一个星期,即4月杪缴付。

她说,砂政府已充分意识到该医院工程延误多时,程进度从一开始就没有符合合约,而且当时的工程仅完成了33%左右,而不是按计划的100%完成。

除了缺乏资金,她进一步指出,该项工程自开始便严重缺乏人力资源,承包商的高层管理人员也没有兑现工程合约里的承诺。

因此,杨薇讳列出8项提问,要求砂拉越政府做出解释,即:

(1)政府决定购买Zecon Medicare的股权之前,是否进行了全面评估、调查与投资的风险性?

(2)既然砂政府已清楚意识到该工程出现严重拖延与技术问题,为何依然决定收购49%的ZeconMedicare股权?

(3)到底Zecon Bhd和Zecon Medicare有什么特别,让砂政府愿意注资1亿5500万令吉来拯救此公司?

(4)既然联邦政府已经终止Zecon Bhd建造医院的合约,那么谁将对已损失的1亿5500万令吉人民纳税钱负责?

(5)自上周五联邦卫生部宣布终止Zecon Bhd合约后,砂政府至今何以没有对1亿5500万令吉的失误投资做出任何声明?

(6)谁将对错误的注资决定负责?

(7)难道1亿5500万令吉的投资就如此不了了之?

(8)为什么砂拉越政府要在第14届大选之前,一次性赶紧支付剩余的1亿0850万令吉?

对此问题,杨薇讳也希望砂政府不要把问题“扫在地毯下”,因为动用到砂拉越财政部的资金,就必须向人民清楚交代。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