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接受《当今大马》访问,前首相纳吉的感慨,像是个刚刚出道的政治初哥:儘管他曾经试图一再满足马哈迪的需求,委任马哈迪公子慕克里兹出任吉打州大臣之余,也著手增加浮罗交怡的拨款;马哈迪心底还是怨恨难消。

当中,还有一件事,显然激化了两人之间的矛盾。纳吉拒绝重启马新弯桥的工程,摩擦因此变本加厉。新仇旧恨纠结一团,2013年大选之后,彼此长年的友谊,最终彻底破裂。

自此,马哈迪开始转圜,跟著再次高调退党,然后部署和在野党联手,对准巫统和国阵开炮。身经百战,见证了战友的一夜翻脸;纳吉仍然坦言,马哈迪愿和宿敌的行动党结盟,是出乎意料。

想当年,领导国阵领袖之日,马哈迪总是把行动党的领袖,標籤为种族沙文主义者,同时將火箭妖魔为反马来人之政党。纳吉没有想到,一转身了,所有的指控隨之一笔勾销。

可是,政治岂有永远的盟友?1987年,巫统党爭之日,纳吉靠向B队的姑里阵营;然则,最后的关键时刻,决意倒向马哈迪,逆转战绩,立下大功,而得重用。

1993年,安华挺身挑战巫统署理主席嘉化峇峇,纳吉当日身为安华领导的宏愿团队之一员。五年之后,安华被黜,隨后鋃鐺入狱,身陷囹圄;纳吉可还记得同捞共煲的那些年?

广告

1999年,烈火莫熄烧起,纳吉上阵北根老巢,仅有微不足道的241张多数票;差一点输给伊斯兰党的不知名小兵。然则,思虑了政权,个人的狼狈不足一提,下台之前,他仍然积极联手哈迪,一起推动了巫伊联盟。

离离合合,江湖之上,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1953年出生的纳吉,一早不是政治初哥了。马哈迪的兵法,难道他不曾领教,怎么看不出除牌国阵,重组国阵的乾坤?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