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麦翔

广告

2018年「509」大变天已尘埃落定,回看最近的三届大选, 清晰彰显出过去1 0年间歷史发展的脉络——之前2013年「505」与2008年「308」是变天的前奏曲,创造了2018年「509」高潮的到来必不可少的条件,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

再深入看,其间变化的主线有二:一为各族人民团结一致的力量是509凯旋的社会基础,是前提;而「马哈迪个人號召力」(无论多么「神奇」)仅是「临门一脚」(或叫做「最后一根稻草」)。

二为证明了(巫统)单元的种族主义气数已尽,在多元国情不变情况下,確凿无疑的单一政党或阵线、乃至单一民族不能单独取胜大选,或单独上台执政的事实已告终结。

压迫无民族界限

这再次证明科学的社会发展观一条真理:「压迫別民族的其本民族的大多数,也是不自由的。」意即多元社会中特定民族的统治者,不但压迫別民族的大多数人民,也压迫本民族的大多数,压迫是没有民族界限的。少数压迫多数,非正义的少数统治的倒台,是迟早的事。509是马来西亚人民认识的一次大飞跃。在这意义上讲,509开创了不可逆转的崭新一页。

(一)「509精神」是区別新旧的坐標——触及国情的509变天,树立了一个划时代的「509精神」, 即千万人的实践昇华出 「反封建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协商包容以开创真正多元、团结、民主社会」的思想结晶。

广告

凡是符合这这精神的,就是「新」的,凡是反对或违背这个精神的就是「旧」的。结论是:如果今日仍有人企图逆流而上,復兴旧的,是幻想;往前走,解决纳吉政权贪腐也只是开始,如果踌躇满足,停滯不前,就会失去方向,就有可能重蹈旧朝覆辙的危险。牢记「纳吉教训」,千万不可给胜利冲昏了头脑。

今日马哈迪政府紧锣密鼓进行著「除旧」与「布新」两方面的工作,对未来起著「定调」的作用。「509精神」绝不是说说的空泛之谈。可以预言,顺应大潮,將「509精神」自觉的付诸实施则兴,则国富民强,否则,未来出现「变数」或倒退並非天方夜谭。

(二)「体制改革委员会」的设立永久化—— 「除旧」必须標本兼治。纳吉政权「窃国祸害」之根在「权钱规律」,即「高度政治权力集中,导致高度经济(財富)集中」,互为因果。这个规律是老谋深算英国人种下的所谓马来官僚「特权」及种族主义独裁所產生的。不承认这点並坚决的根除,纳吉倒了,新的「纳吉」还会產生。

马哈迪政府设立新的內阁部门「经济事务部」,公正党阿兹敏阿里为部长,专司改革政企(官联机构)的除旧布新。將管制政企的权力从旧朝纳吉的首相(署)转移到「经济事务部」,是一个革新,在一定程度上可防与治贪腐。当然,更好的办法是权力转移到国会属下(与「国家稽查局」类似)的一个部门,由独立(非政党背景)议长管辖,並由「体制改革委员会」联合国会议员集体加强监督的力度;规范化其组织与任务为限制首相、部长权力膨胀, 政企廉洁、透明,固定其政企利润拨给国家开销的数额。

长治久安之道

保留当前「耆老理事会」由民间专业人士组成的性质。之外,部长应当由一个委员会助力首相遴选,首相个人掌握至高无上大权,是封建主义,不適合今天情况。

表现为「两面性格」的马哈迪已然到了极限,应当重视。比如,马哈迪重申「穷马来人/富华人」,难道不是「马来特权论」的翻版?马哈迪此番言论一出,得到「垂死」巫统党人的呼应,却受到马大等青年学生的批判;甚至连马华唯一的YB魏家祥也加以嘲讽。这显然绝非暂时、过渡时期的无意小过失, 而是背离「509精神」的倒退。

最近马哈迪频频露出「老態」,坦承新朝的「蜜月期」总有过去的一天,这对出身官僚的马哈迪是必然的,这就越发证明永久化「体制改革委员会」的迫切与重要。

(三)长治久安之道——长治久安之道只有回归到从根本上解决人民生活。眾所周知,我国多元民族没有利益衝突,有的是英殖民者遗留下来的、並被丑化了的华马两民族之间存在「歷史阶段落差造成的差异」,至今仍然妨碍民族问题的解决。

在这里且简单回顾歷史。我国从封建社会过渡到近代工商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是在20世纪初进行的。首先,华族的胶锡经济在这时期已產生了构建新社会的物质基础,加上孙中山的民主主义思想的传播深入民心,华族工商社会于焉诞生。这是马来亚史上第一个工商社会。

30年之后,在英殖民者所谓「下放政策」下,以马来族小园主经济为基础的工商经济,获得来自印尼苏卡诺民族主义的「纳沙共主义」思潮的点燃,诞生了马来族近代工商社会(「马来青年同盟」成立为標誌)。「纳沙共主义」是印尼版的孙中山民主主义。

民主主义是华马两族人民思想的共同保姆,两族的思想同源。承认不承认这事实,並理所当然的接受为治国理政的指导,是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还要特別强调指出, 英殖民者拼凑「华人威胁论」,转化华、马的歷史差异为种族仇恨,使华马人民在反帝、反殖民、反种族主义道路上时合时分,以致在1 9 5 0年代独立时, 马来官僚被升为「官」,华印族被沦为「民」,巫统一党专政(马来官僚独裁)形式固定了下来。

509改变了这个局面,但残留的「华人威胁论」仍然是社会进步的严重障碍。彻底剷除种族主义必须依靠综合治理的方案,即基于「民族个性与国家共性相结合」的准则,通过长期努力,使多元民族的经政文教和思想各方面获得平衡或协调,舒平「华人威胁论」造成的歷史落差,为建立多元、平等、团结、民主的社会开闢大道。这个方案与「509精神」具有很多相通的地方。

公正党政策基石

(四)当然,改造种族主义社会是一项复杂而巨大的工程。时代变了,我们有启动这工程足够的条件。这些条件是:1,以纳吉为標誌的巫统种族主义的彻底根除;2,「509精神」成为主宰民间思维和官方政策的指导原则;3,行动党「军师」刘镇东日前受华文报访问时,不讳言解决好马来民族中下阶层民眾的民生问题,是新朝巩固和持久执政的钥匙;

4 , 马哈迪2 1 世纪初退休时, 曾慨叹「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改正马来民族的枴杖思维」。同样的,候任首相安华在2008年曾在公正党举办的民眾大会上庄严公佈:「人民主权论」將是公正党政策的基石,以取代巫统的「马来主权论」(马来种族主义),建立新马来西亚。

时候已经到来了,今天正是落实三位当朝人物诺言的时刻。「风物长宜放眼量」,就看新朝政府如何落实「509精神」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