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兼荣

广告

承认统考,闹得沸沸扬扬,教育部为此连日奔波,张念群也与董教总华社团体开会,聆听华社的声音,商量承认事宜。张念群本身也是独中生,也有应考SPM与统考,凭著统考成绩留学英国。承认统考不过是时间问题,诚如希盟竞选宣言所说,他们必须兑现承诺,只是细节上的整理与协商。

巫统与伊党极力反对是出于种族立场,表明承认统考会破坏国民的团结,分化国家,且马来文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將被撼动。马智礼当然也不甘示弱,反击这是「巫统需要耗时60年来解决的问题」,希盟则进展顺利,搞分歧的是国阵。无论如何,阻止承认统考只是徒劳,若想以此捞取政治成本实属不明智之举;若想以此明志却是勇气可嘉。

捍卫统考的地位,其实就是捍卫少数人的权益,毕竟宏观地看,统考生还不是多数人,当然这涉及独中数量少的关係,然而隨著独中生逐年增加的趋势,统考生也隨之增加。但这不仅仅是捍卫少数人的权益,更关乎民族的权益。承认统考,也意味著独中作为教育体系存在于教育部掌控之外,而政府也需要给予部分资源协助独中,这也间接影响SPM作为官方考试的地位,推翻必须靠SPM入读政府大学与入职政府机构的观念。由此,有条件承认统考是势在必行的。

若站在巫裔的立场,长期带著捍卫我族利益思维,即认同与接受他族利益行使权,则很难理解多元文化所能带来的进步,以及误解文化不能共同存在的可能性。这样的思想模式,无法与巫统长期分化种族脱离关係,然希望巫裔能明白统考对于华裔的价值。

要说挑战国语的地位其实很没必要,马来文作为官方语言对于其他族群而言,无伤大雅,基本上文化若受到压迫才会反弹,相信华裔先贤做得相当称职,彼此尊重才能谅解。不是说整体上(思想、语言、体制)的完全统一,扼杀其他种族的文化,才能团结国家,毕竟大马並非单一种族所构建,这是必须承认与接受的。

虽然其中仍牵扯政治因素,但基于恐惧与害怕诱发的辩词,只能说明本身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作为出发点,继续以此灌输种族主义的思想。诚如伊党扬言发动「穆斯林团结大集会」,表明要如同1946年反对「马来亚联邦」集会,以捍卫马来人权益免遭侵蚀。

广告

老实说,相信伊党坚持的理念也非原始教旨,但套在大马是不可行的,他最大程度只能说服穆斯林,而並非所有穆斯林认同的情况下,岌岌可危。批评伊党理念保守其实很无关紧要,只要理念得以执行才是重点。独尊穆斯林,相当危险,这样好像踩著高蹺,俯视著底下而非远处,一个踉蹌,仇视更深。

希盟有意翻译统考的优点,让巫裔能理解其中要点。这是很好开始,至少想方设法切入,不主动只会让误解继续存在。承认统考,会造成体上的调整,回复他族的权益,寻求各族权益之间的平衡,並非无可能。现在至少有人去做,而有人曾做了多年,牺牲了多少人的青春与期盼,而在路中仍摆著「维修中」的字牌,忽然就说完成了。可惜,老板打算换了承包商,砍掉重练。

留言评论: